Site hosted by Angelfire.com: Build your free website today!

 

基督教的真相           [特稿- ] -------釆菊

 

【六】保羅和彼得教會的出現

參考文獻

【七】附錄: 早期聖經的形成階段(列表)

【八】註釋

[ (c) 版權所有, 請勿抄襲, 歡迎合作出版]


 

【六】保羅和彼得教會的出現

在天主教傳統,他們認為第一任教宗便是彼得,是耶穌揀選了彼得成為教會之首,但很多研究聖經的學者卻對此質疑,耶穌會揀選彼得成為教會的領袖嗎?

在現存公認的四福音版本的記載,我們知道彼得是在門徒中犯錯最多,而且總是不明白耶穌的教導。他性情急躁暴戾,例如耶穌被羅馬士兵捉拿時,他用刀把大祭司僕人的耳朵削掉。耶穌要立刻糾正他,把那人的耳朵還原(《約翰福音》18:10)。當耶穌被捕後,有人問他是否認識耶穌,他卻三次說不認識耶穌(《馬太福音》26)。有一次彼得問耶穌要寬恕我們的兄弟多少次,七次是否足夠,耶穌卻說是七十個七次,意即沒有限量,耶穌寬恕的力量有如海洋。耶穌曾責罵彼得是一個小信的人(《馬太福音》14:29-31),祂甚至叱責彼得,稱他為撒旦(《馬太福音》16:23,《馬可福音》8:33),在另一處記載耶穌向彼得說,撒旦要得著他(《路加福音》22:31)。

在四福音之外,一些學者考據有關記載耶穌的經典,每一次總是彼得不明白耶穌的教導。例如在公元一世紀寫成的《瑪利亞福音》,此經大部分經文已散失,現存一些斷卷殘篇,在這些斷卷殘篇中,記載有一婦女名瑪利亞,是跟隨耶穌的女信徒,耶穌離開門徒後,瑪利亞便安慰他們,並說出耶穌曾向她顯現,彼得卻責難說沒有可能,耶穌不會向一個女子顯現,其他門徒卻認為彼得的想法不對。在《多馬福音》,彼得對其他人說﹕「瑪利亞應離開我們,因為女子不配那生命。」耶穌隨即把他糾正。(《多馬福音》114)

我們會問﹕一個弱點多,又不深明耶穌的人,耶穌會揀選他成為領袖嗎?我們有理由相信,耶穌並沒有揀選任何領袖。在四福音中記載,有一次門徒發生爭論他們當中誰最大,耶穌卻回答﹕「你們裡頭為大的,倒要像年幼的﹔為首領的,要像服侍人的。」(《路加福音》22:26,《馬可福音》9:35)耶穌明言說出他們都是平等的(《馬太福音》23: 8)。天主教會以《馬太福音》16:19的依據說,耶穌將天國的鑰匙交給彼得,把他立為教會的基石。「凡你在地上所捆綁的,在天上也要捆綁。凡你在地上釋放的,在天上也要釋放。」但在同一部福音的後部分(《馬太福音》18:18),這句話是向所有門徒說的。四福音是經過無數次刪改編輯而成的,耶穌揀選彼得那段經文是後人所加也非稀奇。

在教會歷史發展早期,彼得並不是領袖,在他的書信中也從來沒有自稱是領袖,教會的基石並不是他(《彼得前書》2:6、《以弗所書》2:20) 。據歷史記載,當時耶路撒冷教會的領袖是耶穌的兄弟雅各,他被稱為公義、虔誠、有智慧及深思細膩的人,他在耶路撒冷任主教18年,,在公元62年被當時的大祭司下令用石頭擲死。在聖經《加拉太書》2:9,保羅寫道:「那稱為教會柱石的雅各、磯法、約翰……」雅各的名字排第一。在《多馬福音》中,跟隨耶穌的人問耶穌離開後,誰做他們的領袖。耶穌對他們說:「無論你們在哪處,你們都去找公義的雅各,為他的緣故,天地才被造成。」(《多馬福音》12)。在《多馬福音》中,雅各的地位是超然的。

耶穌的兄弟雅各是誰?在四福音中記載不詳,但在寫於公元70年的遺經《雅各童年福音》(The Infancy Gospel of James)中記載,雅各是耶穌父親若瑟的其中一個兒子。這部福音記載耶穌母親瑪利亞和耶穌出生的經過。瑪利亞的出生和耶穌一樣,都是由聖靈感孕而生,而若瑟是一個年老的鰥夫,有一個兒子雅各,就是他把這些事情記載下來的。瑪利亞許配給若瑟只是年長者對童貞女照顧的關係,並不是一般的夫妻關係。這部福音書詳細描述上天有關耶穌降世的工作,且提到的歷史人物和當時代的背景十分吻合,並非像現存四福音那樣,把耶穌降生經過三言兩語便交待了。 (參考《The Complete Gospel》一書中 'The Infancy Gospel of James')

為甚麼彼得受到日後教會如此重視,硬要說他是教會的領袖,而不是在耶路撒冷主教十八年的雅各?這或許因為當時在十二門徒中,只有彼得願意和保羅交往,攜手策劃組織教會(《彼得後書》3:15)。

保羅沒有跟隨過耶穌,也不像其他門徒一樣在五旬節得到聖靈的恩賜,但據歷史考究,保羅的書信比四福未成冊前已廣泛流傳。在新約聖經中,有關耶穌的記載僅佔四福音,而保羅的書信竟佔了新約的絕大部分,甚至在《使徒行傳》中,記載的不是其他門徒傳教的經過,而是集中記載保羅傳教的經過。整部新約有一半都是關於他的記載。甚至研究教會歷史的學者稱基督教是由保羅開創的,他代替了耶穌的福音,耶穌的說話由他代言。

在耶路撒冷研究聖經的學者經過科學地分析鑑證,四福音是從不同版本結合而成,而在編輯過程中,保羅不斷影響福音的刪改過程,尤其是最早寫成的馬可福音。學者相信最後編訂馬可福音的,和最後編訂馬太和路加福音的是同一人,即使是約翰福音也是經過編輯刪改的,好讓它和其他三部福音一致。

在《使徒行傳》中,馬可是巴拿巴的近親,而巴拿巴是保羅旅途中的伴侶,保羅稱路加為「親愛的醫生」(《歌羅西書》4:14)。在公元二世紀中葉教會主教帕皮亞斯 (Papias)的書信中,稱馬可所寫的福音是和彼得一起的共同成果,而在彼得的書信中,彼得稱馬可為「我的兒子」(《彼得前書》5:13)。公元二至三世紀(150-215),教會領袖克雷芒 (Clement of Alexandria)稱應在羅馬的基督徒的要求,馬可寫下彼得的說話。

1947至1952年死海手卷的發現揭開了一件不為人所知的事情。起初死海手卷的發現只是由一些天主教和猶太教的學者進行研究。但他們只把一小撮公開,並指其餘有關早期教會的文獻沒有價值。直至1991年,美國加利福尼亞州亨廷頓圖書館 (Huntington Library)把這些死海手卷的相片公開出來。故在1991年出版了兩部有關研究死海手卷的書籍,這兩部書籍同樣藉死海手卷揭露了早期教會的一些事情。

在死海手卷中,指出耶穌是正義的導師,而保羅是「邪惡的教士」、「說謊者」。在其中一部大馬士革文獻(Damascus Document)中寫道﹕「自從我們的唯一導師和我們在一起的最後一日,直到人們墮落投向那說謊者,已差不多有40年。」耶穌大約是在公元30年被釘在十字架,而保羅是在公元67年被斬首,相距的時間也是差不多40年。在大馬士革文獻中,保羅正要接受在五旬節宣讀把他逐出教會的命令,發出這道命令的是耶路撒冷主教,耶穌的兄弟雅各,故此在《使徒行傳》中保羅要從遠方急急趕回耶路撒冷,原因不是去領功,而是去應付這個逐教令。保羅被逐出教會的原因是因為他扭曲了耶穌的教導。學者總結稱,保羅是第一個基督徒異端,違背了以雅各為首的,那純正、原初的教會,保羅以自己的神學觀點取代了耶穌的教導。

從聖經《使徒行傳》和保羅的書信中,可知他和其他門徒的關係並不好(參考《加拉太書》1-2章,《哥林多後書》10-12章,《使徒行傳》9:26;15:2),他說基督曾向他顯現,但他卻拿不出證據來(《哥林多後書》13:2-3)。保羅的言論甚至乎褻瀆神靈﹕「基督既為我們受了咒詛,就贖出我們脫離律法的咒詛,因為經上記著,凡掛在木頭上都是被咒詛的。」(《加拉太書》3:13)首先耶穌從來沒有受過咒詛,其次猶太人的傳統極端遵從律法,因為這是從祖先亞伯拉罕傳下來的。耶穌也說過祂來不是要去廢除律法,而是去成全律法(《馬太福音》5:7)。保羅說「律法的咒詛」完全是他個人的神學思想。他常常將律法和詛咒拉上關係,視律法如同詛咒(《加拉太書》3:10,《羅馬書》3:20)。我們要知道猶太人有很濃厚的宗教傳統,他們鄙視境外四周的人,因為在宗教生活上他們比較純潔,「外邦人」卻沒有這種氣質。猶太人宗教傳統也是和耶穌的降臨一脈相承,他們的舊約經典中不斷預言默西亞會降臨,他們的律法是摩西按神的指示宣讀的,而保羅為了討好「外邦人」,不斷貶低這個傳統。這顯然不是耶穌的教導。

保羅沒有在五旬節中得到聖靈臨在的恩賜,其他門徒有上天而來的能力而他卻沒有(使徒行傳2:4),因此他便不斷貶低那能力,在他的書信中寫道﹕「神的教會所設立的,第一是使徒,第二是先知,第三是老師,其次是行異能的,再次是得恩賜治病的,幫助人的,治理事的,說方言的。」(《哥林多前書》12:38)在所有經典中從來沒有這個分類,這是他自己的思想。跟著他再寫道﹕「豈都是使徒嗎?豈都是先知嗎?豈都是教師嗎?豈都是行異能的嗎?豈都是得恩賜醫病嗎?豈都是說方言的嗎?豈都是翻方言的嗎?」(《哥林多前書》12:29-30)他要為自己沒有任何恩賜而辯護(《哥林多前書》14:9, 19, 22)。

他曾說耶穌向他顯現使他成為基督徒,這個顯現的故事在《使徒行傳》和他的書信中不斷提出來,但每次都有出入。有時說和他同行的人只聽到聲音,看不見人(《使徒行傳》9:3, 4, 7),有時說同行的人只看見光,聽不見聲音(《使徒行傳》 22:6, 7, 9)。這個顯現故事中,耶穌和保羅的對話竟然每次都不同。一處說﹕「掃羅,掃羅,你為甚麼逼迫我?」他說﹕「主啊!你是誰?」主說﹕「我就是你所逼迫的耶穌。起來!進城去,你所當作的事,必有人告訴你。」(《使徒行傳》 9:4-6)另一處說﹕「掃羅!掃羅!你為甚麼逼迫我?」我回答說﹕「主啊!你是誰?」他說﹕「我就是你所逼迫的拿撒勒人耶穌。」我說﹕「主啊,我當作甚麼?主說﹕「起來,進大馬色去,在那裡要將所派你作的一切事告訴你。(《使徒行傳》22:7-8, 10)另一處又有不同﹕「掃羅!掃羅!為甚麼逼迫我?你用腳踢刺是難的!」我說﹕「主啊,你是誰?」主說﹕「我就是你所逼迫的耶穌。你起來站著,我特意向你顯現,要派你作執事、作見證,將你所看見的事,和我將要指示你的事,證明出來。我也要救你脫離百姓和外邦人的手。我差你到他們那裡去,要叫他們的眼睛得開,從黑暗中歸向光明,從撒旦權下歸向神﹔又因信我,得蒙赦罪,和一切成聖的人同得基業。」(《使徒行傳》26:15-18)究竟他確實聽見些甚麼話?

在保羅的書信中提到啟示的事情甚至顯出他精神錯亂(《哥林多後書》12:1-4)。一些研究保羅思想性格的學者認為,保羅是一個精神有問題,宗教狂熱,以自虐為樂的人。他常常強調以痛苦、逼迫、羞恥為喜樂,又誇口說自己受過甚麼酷刑。(見《哥林多後書》12:10,《歌羅西書》1: 24,《哥林多後書》11: 24-25)保羅未歸化為基督徒之前極端兇殘成性(《使徒行傳》8:3,9:1)。很多學者認為,有關他的記載及書信顯示,他有患上顛癇症的跡象,例如記載耶穌向他顯現後他失明了三天,根據醫學角度嚴重的顛癇症會有短期失明的現象。保羅常常強調自己是一個十分軟弱的人,甚至懼怕慄抖(《哥林多前書》2:3),他常常誇口自己的軟弱,又說﹕「有一根剌加在我肉體上,就是撒旦的差役要攻擊我。」(《哥林多後書》12:5, 7-8)這個肉體上的剌究竟指甚麼?在另一處他自己更說出﹕「你們知道我頭一次傳福音給你們,是因為身體有疾病。你們為我身體的緣故受試煉,沒有輕看我,也沒有厭棄我......。」(《加拉太書》4:13-14)聖經記載耶穌有治病趕鬼的能力,跟隨祂的門徒也有,保羅在聖經記載中常常強調耶穌多次向他顯現,為甚麼他「肉體上的刺」總不離開他?

他多次強調自己軟弱、愚蠢,但卻以此為榮(《哥林多後書》11:21,12:11),甚至多次褻瀆神靈﹕「我們為基督的緣故算是愚拙的......。」(《哥林多前書》4:10)他常常提到愚蠢、軟弱、痛苦等,散見於他的書信,在這裡只是節錄少許而已。

我們想時常把負面字眼掛在嘴邊的人,內心會有平安嗎?他的教導和耶穌截然不同,難怪文學家紀伯倫在《人子耶穌》寫道:聽過耶穌教導的人聽到保羅的教導,便驚訝他的教導不是出自耶穌,耶穌的教導使人得到釋放,內心得到詳和喜樂,而保羅的教導卻有如鎖鏈不斷加在人身上。

他對婚姻和女性的態度和耶穌也是完全不同的,他把自己獨身的做法看成是最理想的典範,希望其他人也和他一樣,即使是鰥夫寡婦也最好不再嫁娶(《哥林多前書》7:1, 11, 27, 29, 39-40),只是若「慾火焚身」的情況下,才容許將就結婚(哥林多前書 7: 28),婚姻的意義竟淪落至此。但耶穌的教導是認同男女結合,且將婚姻的意義昇華。耶穌參加在迦南舉行的婚宴,且施行神蹟,使婚宴圓滿進行。而且耶穌說,男女結合是順乎自然的﹕「起初造人的,是造男造女......人要離開父母,與妻子連合,二人成為一體。」(《馬太福音》19:5,《馬可福音》10:7-8)天主教的教士不能結婚是從保羅的神學思想而來,並非出自耶穌的教導。歷史證明當中嚴守獨身的教士有不少都不能做到,因為這完全是反乎自然的做法。自保羅開始,在教會內的教士都有貶低女性的傾向。到1977年天主教教宗保祿六世更正式宣稱女性不能成為教士,「因為我們的主是男士」,無怪乎以往一些批評真知派的人,指真知派內的女性為娼妓,因為她們斗膽教導別人,加入別人的討論,並去醫治別人。例如在《多馬福音》中,耶穌說﹕「誰若認識父親和母親,便會被稱為娼妓的孩子。」(《多馬福音》105)

和彼得有點相同的,保羅也是個不誠實和懦弱的人,在耶路撒冷面對逼迫的時候,他稱自己是猶太人。「我本是猶太人,生在基利家的大數,並不是無名小城的人。」(《使徒行傳》21:39)其後面對羅馬官員又說自己生下來就是羅馬人(《使徒行傳》22:25-29)。還有一點顯出他不誠實,就是他把耶穌的說話當作自己的說話,正如前文提出新約的編輯受他影響最深,在保羅寫的《哥林多前書》第十三章談到愛,其內容與耶穌的原始手稿雷同。若將兩段經文比較,便看出有九成相似。

耶穌是這樣說的﹕「若我以人與天使的舌頭說話,但沒有愛,我就如響著的銅管,叮噹發聲的銅鈸。假若我有強大的信心,如暴雷把大山挪開,但沒有愛,我就算不得甚麼。假若我把我所有的貨財哺養窮人,把我從天父來的所有火光分給別人,但沒有愛,我只是愚蠢的,甚麼也得不著。愛是忍耐,愛是和善,愛是不會嫉妒,不作邪惡的事,不懂得傲慢,不會無禮,不會自私,不會急著發怒,不去想醜惡的事,不會在不義中尋樂,只在仁義中喜樂。愛防護一切,愛相信一切,愛盼望一切,愛承受一切,愛是永無窮盡的。但以口舌說的愛會止息,以知識談的愛將銷聲匿跡。因為我們有部分的真理、部分的錯誤,但當完美的豐盛來到,一切部分的都被塗掉。當一個人是孩子時,他說話像孩子,所明白的僅是孩子之所能,思想像孩子;但當他長大成人,他便拋棄幼稚的東西。因為我們現在所見的是透過虛幻,現在我們知道的只是局部,但當我們來到神的面前,我們不再局部知道,卻會直截由祂教導。現在僅有的三樣:信、望、愛,但最大的是愛。」 (參看《艾賽尼派的平安福音》p.16-17)

而保羅的書信是這樣說的﹕「我若能說萬人的方言,並天使的話語,卻沒有愛,我就成了鳴的鑼,鄋犒Y一般。我若有先知講道之能,也明白各樣的奧秘,各樣的知識,而且有全備的信,叫我能夠移山,卻沒有愛,我就算不得什麼。我若將所有的周濟窮人,又捨己身叫人焚燒,卻沒有愛,仍然與我無益。愛是恆久忍耐,又有恩慈﹔愛是不嫉妒﹔愛是不自誇,不張狂,不作害羞的事,不求自己的益處,不輕易發怒,不計算人的惡,不喜歡不義,只喜歡真理﹔凡是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愛是永不止息﹔先知講道之能終必歸於無有﹔說方言之能終必停止﹔知識也終必歸於無有。我們現在所知道的有限,先知所講的也有限,等那完全的來到,這有限的必歸於無有了。我作孩子的時候,話語像孩子,心思像孩子,意念像孩子﹔既成了人,就把孩子的事丟棄了。我們如今彷彿對蚚銴l觀看,模糊不清,到那時,就要面對面了。我如今所知道的有限,到那時就全知道了,如同主知道一樣。如今常存的有信,有望,有愛,這三樣,其中最大的是愛。」(《哥林多前書》13章)

這是聖經中十分出名的經文,它之所以扣動人心是因為出自耶穌的說話。君子不奪人之美,不是自己的說話應說明出處,若冒名盜用,在學術上是嚴重的罪行,學者不是聖人,也明白這個道理。

一個像保羅這樣的人,如何成為教會的領袖?作為今日的基督徒,應該更理智更客觀地分析事理,憑純潔的心靈判斷事理,再不應受既有思想的制約,因為傳統的教導和耶穌的真正教導相距甚遠。研究人類靈性運動發展的學者認為,基督教的發展是建基在謊言之上。但二千多年過後,一個新的時代,據天象運行稱為水瓶座的時代會出現,就是基督教中的約翰時代,相對以往墮落的保羅時代,人們會重新一次認識真正的福音。

 


參考文獻

1. 《The Complete Gospel》 , Harper Collins, 1994.

2. 《Bible Enlightened ---- Hidden Teachings Revealed》, Dan Costian, 1995

3. 《Nirmala Yoga》 Vol. 3 No.15 Bi-Monthly May-June 1983

4. 《The Dead Sea Scroll Deception》, Michael Baigent, Tichard Leigh, 1991.

5. 《The Dead Sea Scroll Uncovered》, Robert Eisenman, Michael Wise, 1991.

6. 《The Gospel of Peace of Jesus Christ by Disciple of John》(Book 1) The Aramaic and Old Slavonic Texts compared and edited by Edmond Szekely. Translated by Edmond Szekely and Purcell Weaver. The C. W. Daniel Co. Ltd., 1937.

7. 《艾賽尼派的平安福音》 采菊譯 明師出版社 1998

8. 《The Gospel of Thomas ---- the hidden sayings of Jesus》 Meyer Marvin, Harper Collins, 1992.

[ 要找這些書,見頁末網主註腳 ]


【七】附錄: 早期聖經的形成階段

公元1-30年

公元30-60年

(第一版本,約公元50年)

公元60-80年

[註2]

公元80-100年

公元100至150年

公元150至325年


註釋

[註1] 聖經學者認為馬太和路加福音很多相同的地方是根據Q版福音而寫成的。Q是德文 Quelle的首個字母,意思是「來源」。Q版福音已不存在。一般學者認為馬太福音和路加福音的寫成有兩種理論﹕第一是兩來源論,就是馬太和路加福音都是根據Q版和馬可福音寫成。第二是四來源論﹕就是馬太和路加福音各自有內容,再根據Q版和馬可福音的內容寫成。

[註2] 學者認為約翰福音是根據徵兆福音編寫而成的,和Q版福音不同,徵兆福音著重記述耶穌的神蹟,以此作徵兆,證明耶穌就是猶太人所期望的受膏者默西亞。徵兆福音已不存在。徵兆福音和Q版福音一樣,同是四福音的主要來源。

[註3] 迪達之(Didache)是早期基督徒規則的綱要,是最早期的教義問答集,也稱為「十二使徒遺訓」,迪達之的最後版本在1875年發現,這個版本來自公元二世紀早期,但更早的版本來自公元一世紀。

[註4] 這是有關上主與幾位門徒對話的記錄,最後版本大約在公元150年完成,學者相信它最初是用希臘文寫成的。現存版本是在埃及納格•哈馬地 (Nag Hamadi)發現,用柯普特語寫成的斷卷殘篇。

[註5] 1886年一個法國考古學家在埃及一個教士的墓穴裡發現一小束紙莎草紙上的手稿。內容敘述耶穌復活的故事。這個發現的手稿是在公元八或九世紀從殘缺不全的原稿裡抄出來,這部手稿稱為彼得福音,因為故事的作者以彼得自稱。

[註6] 在埃及發現的紙莎草手稿的殘卷,由英國人 Egerton 出資保存收購而命名,早在1935年公開出版,到1987年再出版一小部分。這是在公元二世紀最早期基督徒團體的其中一個手稿。原稿可能在巴勒斯坦或敘利亞寫成。和約翰福音一樣,是跟隨耶穌的猶太人可傳閱的經文。其有關耶穌施行神蹟,與反對者抗辯的記載已殘缺不全,不能再復原,但其內容在四福音中是沒有出現過的。

[註7] 1945年在埃及納格•哈馬地發現的其中一份手稿,以柯普特語寫成,學者相信是翻譯自希臘文的原稿,但已散失。經文內容是敘述耶穌復活了550天後,向雅各(耶穌的兄弟)及彼得顯現的對話。經文作者以雅各自稱,有些內容和四福音相近,有些是獨有的內容。

[註8] 1945年在埃及納格•哈馬地發現的其中一份手稿,以柯普特語寫成,比它更早期的希臘文原稿只剩下零散經文,柯普特語的版本比較原整。雖然如此,此手稿的頭六頁,和中間的四頁被刪除,有一半的經文散失了。此經文是有關耶穌離開他們後,抹大拉馬利亞和門徒在一起時的記載,彼得對瑪利亞的責難可見在早期基督徒團體對女性地位的爭論。彼得的說話顯出他不明白耶穌的教導。

[註9] 這是在公元二世紀至五世紀與猶太教一脈相承的基督徒經文,在猶太人的基督徒中流傳。所有這些經文已全部散失。學者發現其存在是從公元三至五世紀教會主教的書信中曾引述這些經文。一般相信這經文在公元二世紀早期寫成。這些經文的神學觀點和今日正統教會非常不同,經文清楚寫出耶穌的母親便是聖靈。

 

 

(完)

 

 

 

 

 

 

 

 

 

 

 

網主註:

(1) 參考文獻中,第1,4,5,6,7,8本書可在香港晨衝書店買到或訂購;第7本由香港三聯書店發行;第8本可在香港公共圖書館找到 [www.lcsd.gov.hk]。明師出版社已有上文提及的兩本多馬的中譯本及《雅各聖嬰福音》供"免費"下載 https://www.angelfire.com/biz/onlinebooks/

(2) Knowledge of Reality 雜誌的網頁(www.sol.com.au/kor)上可找到幾篇英文相關資科 •

(3) 在香港,這方面的基督教新思維的資料很少,台灣卻已有人在研究,卻仍遠不及西方開放。英文版的《平安福音》由1937年面世至80年代,單在美國己流通了一百萬冊。至今己有約20多國語文譯本。


[ (c) 版權所有, 請勿抄襲, 歡迎合作出版]______________________ 回到頁頂


 

回到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