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hosted by Angelfire.com: Build your free website today!

 

丽丽 - 你讲的一点不错-我的确对你是真心的,也很在乎你的-正因如此- 我希望我们之间的缘份,不会受一时冲动或外界因素所阻扰的。

 

那天晚上,丽丽几乎被阿蔚拆腾死了,他不停地要丽丽做出各种各样的姿势,做爱时咬牙切齿,恨不得一口将她吞进去,他一边猛烈地发泄著原始的欲望,一边死命地握著、拧著丽丽的乳房、臀部,丽丽不停地呻吟著,求他轻点,哪知这更激起他的欲火,招来他更弹烈的冲击。如是一晚三次,最後一次高潮过去的时候,两人都同时瘫倒不动了。丽丽看著天花板,眼里盈满泪水,她突然觉得人的命运真是说不清,自己身边躺的是谁,他凭什麽这样对待自己?

想著想著,泪水便流了出来,她不敢哭,任凭泪水沾湿脸庞、枕头。她想∶自己算是堕落了,成了个坏女人,关键的是,白己成为坏女人,也并没受别人强迫,越想越恨自己。但转念一想,每月的三千块钱,想到自己在这个孤独无助的异地,举目无亲。如果没有阿蔚,白己恐怕连家都回不去,自己又能选择什麽呢?


听阿梅说。在工厂做工,每天十几个小时,所挣三、四百块,除去吃饭花销,几乎所剩无几,阿梅就是从工厂出来的,所以对於去工厂打工,丽丽便压根没想过。


第二天,阿蔚推著她去了国贸商业区,买了些衣服、日用品。回去的时候,他们去了娇娇发廊,阿娇正在里面一脸怒色,见阿蔚带著丽丽到了,不由分说,便与阿蔚用白话吵了起来。阿蔚满脸堆笑,象是说尽好话,最後塞给阿娇一千块钱说∶「喝个早茶,不好意思,喝个早茶!」


便拉著丽丽退了出来。丽丽大惑不解,自己离开了发廊,又没贪污,又没盗窃,还写了感谢信,阿侨凭什麽这麽凶!


不多久,阿梅追了出来,站在路边对他们说∶「你和柯坤的事,阿娇已经怀疑是我牵的线,说她好不容易把你调教好,你一个钱没替她赚,转身过河拆桥,太不够意思。另外,我可能不久也会被炒了!」


「什麽是被炒?」丽丽问。


「就是辞退我!」阿梅一脸怒色。


「不好意思啦,阿梅小姐,这二百块钱喝个茶,有空去丽丽那坐坐啦,这是我们的电话号码。」阿蔚塞给他两张港市,又抄了电话号码给了她。


阿蔚下午便回了香港。临走前,他又将丽丽的衣服剥光,两人光著身子走进了卫生间。在浴缸里,阿蔚将两人身上涂上浴液,让丽丽给他搓背,搓著搓著,便抱著丽丽在浴缸里发泄起来。经过昨夜一宿的折腾,丽丽的下体阵阵剧痛,大声地喊著∶「你这混蛋,你快把我插死了!」


「就要把你插死,我的宝贝!」柔滑的浴液增强了他的性欲,他不停地揉著她的乳房,直弄得她几乎站不住。她双手撑著浴缸的边沿,喊道∶「求求你,快停一停!」


她再也支持不住了,卜通一下便倒在了浴缸中。


阿蔚连忙拥她人怀,仍象第一次睡她以後那样,不停地亲著。她似乎散了架。但是心里还算有有点儿安慰。


迭走了阿蔚,她便回房倒头大睡,一觉醒来,已是半夜,胡乱弄些吃的,整理了一下房间,心里空落落的。下体仍很痛,她脱掉内裤,看到阴部一片殷红,不山得皱了皱眉。这个香港大老粗,太不知怜惜玉了。想想丈夫平时的样子,总是十来分钟完事,之後倒头便睡,有时出远门,半年过不上一次。想了想,便有些异样的感觉,似乎自己从阿蔚身上才第一次认识男人,自己是怎麽了,就这麽做了人家的『二奶』吗?阿蔚为什麽见了自己便象发狂了一样?


想著想著,便起身站到梳妆镜前面,镜中的女人有著一身雪白的肉体,圆圆的,白馒头一样的乳房,平滑的小腹,修长的大腿,弯下身来细看一下,镜子里的自己,一双眼睛虽然倦怠,却依然楚楚动人。她猛然意识到,白己才是个二十二岁的青春少妇。难怪阿蔚要对自己契而不舍了。

Check this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