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hosted by Angelfire.com: Build your free website today!

“阿星们”的启示
 

阿星的事件所显露出来的事实是惊心的,它所折射的背景和深层原因是值得每一个对社会具有起码责任心的人们深长思之的.尤其是现今政府倡导建构和谐社会之际.

阿星杀人固然罪无所遁,不管成因如何.依法惩治是免不了的,一如民国时代的倡法先贤所言;法治的精神就是”法不因善而善,不因恶而恶.”,至于何例惩处,则是司法部门敲定的事.

阿星们杀人的主因是道德信念的沦丧和生存环境恶劣,道德信念的确立来自良好的心灵构筑,来自于对善、美的崇敬追求,而自文革以来,我们的社会在这方面缺失太多,长期大一统的观念又妄觉能找出一种道德学说一以统之,可时日非昔,社会形态的多元化,人的精神形式多样化,决定了再不可能仅以一种强势的观念就可以号令天下,这种想法简单美好却不适时宜.社会的心胸和包容度都应该更宽阔些:只要是有助于人们追求美、善的心灵力量和社会稳定的学说、宗教都应该让其合理的社会化,给其相应的民间位置和空间,一如我本人并不醉迷宗教,但我决不反对他人信奉,只要它有助于追求者心灵美、善的构筑和社会的和谐稳定.

其次是保障和改善阿星们的生存环境,马斯洛的”层次论”尽人皆知,可在实际生活中却往往被忽略,象阿星那样工作四个月,每天工作十二小时竟没休息过一天,俗语说:”机器都得上上油”,他给”炒鱿鱼”竟还给克扣大半人工,读来令人愤怒,这种对人性的贱踏又怎能不釀就矛盾的冲突和激化?政府除了要大力推行合理的劳动法外,还须在社会的技能陪训和副利保障方面多下功夫,而且不仅关注城市的穷困户、下岗工人,还应涉及流落外地、无依可靠的农民,试想仅公明一处就有二、三百人(大部分低龄)的流浪汉,各地类似的还会有多少,他们就是为患社会的”砍手党”的主要来源;他们的问题不从根源上解决,又如何能构筑真正的和谐社会.当然要解决这些问题,不可能让政府大包大揽,,让纳税人承受力不可及的沉重的经济负担.但可利用民间社团、慈善机构以及宗教团体等;在西方国家,对流浪者、乞丐等第一链的救助往往是由宗教团体完成的,我非常奇怪的是中国的宗教团体在这方面似乎所做甚少,如佛庙等,许多都可说是”日进斗金”,和尚用手机,开轿车已是司空见惯,酒肉和尚,大款僧人也时有耳闻,可大街小巷却不乏需要救助穷困之人,此时,那些秉持”救难扶贫”的佛法的弟子是不是也应该做些善事,那些据说不用打税的”善款”是不是也应该发挥一下其应有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