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hosted by Angelfire.com: Build your free website today!

039 小孩

牛奶和咖啡。

小孩與成人。

這是他所認為的。

因此,他討厭喝牛奶,討厭承認自己還是小孩。

即使自己還是不能接受咖啡那股苦澀的味道, 他要強迫自己習慣喝咖啡。

強迫自己要闖進成人的世界。

因為,自己已背負了罪不可赦的罪行。

只有繼續地往前走,才可以把一切恢復原狀。

不論要犧牲甚麼…

這是他一直所堅持的信念。

「真的不喝嗎?」

男人把雙肘支在辦公桌上,十指交錯地緊握,看著放在少年前的混白色液體。

「不」

面對男人而坐的少年固執地撇開了頭 「我最討厭乳牛分泌出來的混白色的液體」

「為甚麼?」

男人換了個姿勢,把頭枕在右手手腕上。

「甚麼為甚麼?」

少年不屑地白了男人一眼。

「我是說,為什麼不喜歡喝牛奶?」

嘴角勾起一絲笑容, 還是一如而往那種從容不迫的態度。

「這…老實說…我也沒有想過這個問題, 只是潛意識地討厭它」

少年轉轉眼珠,一臉認真地回答 「大概是這樣吧」

「因為身高的關係?」

男人惡意地笑了一笑

「誰說!」

少年激動地站了起來,雙手重重的拍落在男人的桌上 「你這混蛋無能!」

「開玩笑而已…」

左手上下擺動了幾下, 示意叫少年坐下

少年重新坐下來,雙手交叉地抱著胳臂

男人從桌上拿起馬克杯,把杯中的褐色液體呷了一口,然後繼續埋首於案前的公文

「這是甚麼?」

少年一臉好奇的把頭向前伸,指著男人的馬克杯

「咖啡」

視線還是集中在手上的文件 「用來趕走倦意的」

「好喝的嗎?」

少年側著頭,清靈的金眸看著那深邃的黑瞳

「因人而異吧」

男人再次喝了一口咖啡, 把手中的杯遞向少年「要試試嗎?」

少年伸手接過了男人的杯,用雙手小心翼翼地捧著。

他出神地瞪著杯中褐色的液體,緊皺著眉頭,心裡不斷地在交戰

看著少年站在喝與不喝的邊緣的那副模樣,男人不禁噗嗤一笑

「放心,我並沒有下毒藥」

男人好整以暇地注視著少年的舉動

少年倒吸一口氣,把馬克杯靠近唇邊

馬克杯與水平線之間的角度越來越小, 杯中的咖啡慢慢滑落

他張開唇,淺淺的喝了一口

「咳咳」

少年被嗆住,他不斷地拍著胸脯,蹙著眉 「怎麼…是苦的?」

「這是成人的飲品」

男人把注意力從公文上調往少年 「要成為成人,必須要承受這種苦」

少年垂下頭,雙手緊緊地握著 「大佐,你想說甚麼?」

「你還要喝咖啡嗎?」

男人故弄玄虛地問著

「要!」

似乎領略到男人話中的弦外之音,少年重重地點了頭

「唉…真是的」

男人放棄似的歎了一口氣,把右手蓋在額上 「鋼,不要這麼固執,好不好?」

少年一語不發。

「鋼啊,有時候不要高估自己的實力」

男人難得一臉嚴肅地看著少年 「你始終還是個小孩」

「我才不是!」

少年激動地回應著

「至少…」

男人從自己的辦公椅走往少年的身邊, 然後蹲了下來,好讓自己能清楚看到少年的臉龐「你在我心

中仍是一個小孩」

溫柔的表情罕有地出現在男人那輕佻的臉上。

男人輕輕地拍了拍少年的金髮, 莞爾一笑。

「大佐…」

少年喃喃自語般輕喚男人的稱呼

他不明白,不明白為什麼男人會這麼著緊自己。

他是一個罪人,沒有資格擁有任何人對他的關懷。

「愛德…」

男人換了個稱呼 「不要把所有事情獨力解決,相信我,好嗎?」

「可是,我不想再連累任何人」

少年把目光調下

「由認識你那天,我已被捲入了整件事情」

男人把右手覆蓋著少年放在雙腿上的手

火焰般的溫度穿過兩層手套, 少年那隻擁有知覺的左手感受到男人的體溫

和暖…而且安全。

「不過, 這是我一廂情願的」

男人接下剛才的說話 「保護小孩是我們作為大人的責任」

「都說過我才不是小孩…」

少年重複著剛才對男人說過的說話,語氣卻沒有那麼執拗

「愛德,相信我,在任何行動前先告訴我,好嗎?」

男子用著哄小孩的語氣

難得一見的輕柔

「你喜歡怎樣就怎樣, 你是我的上司,我不能反抗」

少年無可奈何地聳聳肩,凝視著男人

「你認為這是上司的命令嗎?」

男人無奈地苦笑著 「這是作為大人對小孩的關懷」

「我說了多少次…我•不•是•小•孩,我才不用你管!」

少年站了起來, 叉著腰,俯視著蹲在地上的男人

男人也跟隨少年的動作,整理一下身上軍服

「 現在的你還不適合喝咖啡…」

男人拿起桌上的盛著牛奶的玻璃杯,把牛奶送往口中

雙手捉住少年的手腕,用力地把他拉往自己的懷裡

彎下身, 把嘴緊貼著少年的雙唇。

只是單純地把口中的牛奶傳送到少年的口腔中。

少年不斷地掙扎,雙手和雙腳不停地亂蹬,可惜面對著面前的男人,少年的動作只是微不足道。

一絲乳白色因少年劇烈的反抗而從少年的嘴角流下來,形成一道曖昧的痕跡。

良久,男人離開了少年的唇瓣,抱著胳臂, 戲謔地笑著, 留意著少年的反應。

「死無能…」

因缺氧而臉紅的少年碎碎唸地咒罵著, 用左手手背抹掉嘴角的痕跡

「牛奶混合咖啡的味道…好喝嗎?」

男人雙手按著身後的工作桌,把重心微微向後移,動作敏捷地坐上了桌子的邊緣

「這…」

聽到男人的發問後,少年把所有注意力集中在口內的味蕾上

剛才殘留在口腔中的咖啡味道久久不散, 纏繞著空氣之間

奶白色的牛奶流進口中的瞬間,快速地混合了咖啡的香濃

有著牛奶的香純,與及咖啡的馥郁

挺不錯的味道。

「味道還可以吧!」

看見少年久久不言, 男人自問自答般替少年說出答案

「嗯…」

少年心不在焉地漫應著

他開始眷戀著那種味道。

的確,那真是一種誘人的味道。

「愛德,你明白嘛?」

男人柔聲地喚道,企圖拉回少年的注意

少年順從著聲音,慢慢把頭仰起, 對上男人的視線

「牛奶可以缺少咖啡,而咖啡也可以沒有了牛奶,它們本身是不會因失去對方而影響自己」

男人左手舉起旁邊的馬克杯,右手拿著玻璃杯, 解釋著這個比喻

「不過,倘若將它們混合起來…」

男人漸漸提起右手,把玻璃杯中的牛奶倒進馬克杯內

白色在深褐色的表面流轉,一圈一圈的與杯中的液體混和

深褐色因白色而慢慢變淡

「它們卻可以相輔相承。牛奶的香甜中和了咖啡的苦澀,而咖啡的馥郁又彌補了牛奶的清淡」

男人的左手輕輕打轉, 杯中兩種液體因男人的搖動而水乳交融

少年默不作聲,猶如小學生聽著老師演講般專注地看著男人的一舉一動。

心中不禁泛起同感,他微微頜首同意

「所以說, 有時候剛愎自用並不是一件好事,適當地信任他人,也並不是一件壞事。」

男人舉起馬克杯,把剩餘的咖啡一飲而盡

把空空如也的杯子放下, 輕巧地從桌上躍下, 軍靴與木質地板接觸的一刻,發出了清脆的聲音

金眸靜靜地看著深不可測的黑瞳, 了解著剛才的說話

「愛德,你的擔子已經太重了, 勉強下去,你會承受不住的」

柔軟的手套輕撫著少年細小的臉龐

男人微微蹙著眉,憐惜地看著清澈的琥珀色眼瞳

在少年的眼神中,一如以往地浮現著那股剛毅的神情, 但是在面具之下,似乎流露著連他本人也未必

能夠發覺的憂傷

一點一滴,全都被男人看清。

「不過…我又可以相信誰?」

少年用著悲傷的語氣說道。

微微地低下頭,瀏海遮住了耀眼的金眸

在男人面前,自己不必再裝扮下去

即使是千萬個不願意, 他總是最了解自己的一個

「除了阿爾,我已經沒有了家人,也沒有可信的人」

聽了少年的話語, 男人不禁心頭一酸

在少年的心中,原來自己一點地位也沒有

儘管自己費盡心思想留住他…

「那我是甚麼? 只是你的『上司』而已?」

冷靜而失望

聲音微顫著, 特別強調最後的兩個字

「嗄?」

想不到男人會有如此反應, 少年緩緩抬起頭,一臉不解地看著男人的表情

男人並沒有多加解釋, 只是默默地等待少年的答案

「我…嗚…」

話還未說完, 嘴已經被男人突如其來的襲擊堵住。

即使少年會是那麼抗拒,他還是要保護著他。

不管他當自己只是上司而勉強服從也好,當自己是多管閒事也好,當自己自找麻煩也好…

他要保護他。

因為……

未幾,男人打斷自己的思緒,離開了少年的雙唇

少年對男人的吻,出乎意料地沒有掙扎

「讓我擔上咖啡的位置,你還是當你的牛奶,好嗎?」

右手輕輕把少年拉入懷中, 環抱著他

「嗯…」

少年並沒有反抗,把頭貼在男人溫暖的胸懷

或許,真的要放下一些重擔

真的好累,好累…

男人露出笑容, 他明白少年無言的允許

雙手的力道稍微增加, 把自己與少年的距離拉得更短

他要一直保護他。

因為…他不能失去他。

正如自己剛才所說的比喻, 他需要少年這個動力。

為了少年,他才會拚命地把一疊疊比喜瑪拉雅山還要高的公文剷平。

有了少年, 他才可以在這黑暗、殘酷的官場上繼續往上爬。

不知從何時開始,這小孩已成為了自己腦海中的一部份

正如咖啡一樣, 男人需要少年來中和自己的痛苦。

只有他,才能令自己從過往的痛苦重新站起來。

所以,他需要他,他不能失去他。

「愛德啊…」

他倆維持擁抱的狀態已達十多分鐘。

男人忽然想起一件久違了的事

「幹嘛?」

少年仍然把頭埋在男人懷中,沒有一點想離開的意思

睡在這人肉軟墊上,真的舒服得很

「那個…」

看到少年那依依不捨的動作, 男人硬不起心腸說下去

可是當他想到如果自己的副官明天看到辦公桌上還是堆著一疊疊的公文的話, 以彈無虛發見稱的副

官,絕對不會放過自己

為了將來的漫漫前路著想,男人還是狠下心甩開了手

「愛德,我還有工作要做…」

男人放開了擁著少年的雙手,一臉抱歉地說

「是嗎?」

少年用手揉揉眼睛,睡眼惺忪的打了個呵欠

「要先走嗎?」

男人溫柔地摸著少年柔軟的金髮

「不,我在這是等你好了」

少年坐上剛才坐著的椅子,翹起二郎腳,把頭枕在背後的背墊

「那好吧, 我要出去找一找文件」

離開房間前,男人把身上的黑色大衣脫下,蓋在在椅子上半睡半醒的少年身上

在少年的額上印了一吻,然後微笑著邁步前去

確定聽到了門「卡」的一聲關上了後, 少年拉緊身上的大衣,接觸著男人的氣息

緩緩坐了起來,看著屬於男人的辦公椅

好奇心一起, 少年躡手躡腳地拖拉著過長的大衣,走往那張辦公椅

微微拉開了它,然後毫不客氣地坐了下去

「的確很舒服呢! 難道羅伊會整天在偷懶。」

少年喃喃自語地說著

或許連他自己也沒有發覺, 他對男人的稱呼已經有一百八十度的轉變

少年調整了一下姿態,把整個人都瑟縮在寬敞的椅子中

緊靠著軟綿綿的椅墊,彷彿是身在男人的懷裡

「不知羅伊見到我侵占了他的辦公椅後會有甚麼反應呢?」

少年天真的笑了一笑

「哎呀,愛德華•愛力克,你的思想怎可以如此幼稚! 你果真還是一個小孩」

少年不禁為自己幼稚的行為撇了撇頭,讓自己清醒起來

「不過,有時候… 當一個小孩也蠻不錯的」

嘴角勾起一絲甜甜的笑容, 把身上的大衣再次拉近自己

在咖啡混合著牛奶的空間, 少年慢慢閤上眼簾,朦朦朧朧地進入夢鄉

 

--- THE END ---

02/08/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