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hosted by Angelfire.com: Build your free website today!

之起源

 

追溯中國人飲茶的源流,若依文獻來推敲,可上溯至西元前二千七百三十七年中古時代的神農氏,陸羽的茶經有云﹕「茶之為飲,發于神農氏,聞於魯周公...」..

關於神農氏發現茶樹的傳說有二﹕一是神農嚐百草身中七十毒,正當口乾舌燥,五內若焚時,忽見幾片葉子飄落眼前,習慣地拾起送入口中咀嚼,其汁液苦澀,氣味卻芬芳,且有解毒之效。另一則傳說是,有一天神農氏用鼎鑊煮水,剛好有幾片葉子飄進鍋中,煮好的水色微黃,苦澀中帶甘甜,喝入口中生津解渴,且提神醒腦,以神農氏過去嚐百草的經驗,判斷它是一種葯。根據陸羽茶經的記載,說神農時即已發現茶樹,然而也只是推測的口吻,並未十分肯定確實,雖說神農氏發現茶樹的傳說不一定可靠,然而中國人在很早以前即發現茶樹卻是不庸置疑的事實,且茶樹原產於我國西南的西藏高原東部,即川滇一帶,也已獲得證實,據報導原始茶樹的茶葉碩大,且是高達二、三丈的喬木。

茶經原文

 

據中國風俗史記載﹕「周初至周之中業,飲物有酒、醴、漿、湆等。......此外猶有種種飲料,而茶其最著。茶發明於殷周時,周人多用之者。」前面提到神農將茶當作藥用,至殷周時才有當做日常飲料的用途,而不只是一種藥而已,但因其飲法相當粗略,茶味大概頗為苦澀,不是每個人都愛喝,所以茶至殷周時為日常飲用之物,然其功能仍近於藥用,至漢茶已提昇至酒之上,可能因造茶技術的進步,而使茶較普遍。

 

 

至魯之周公旦而有名」,從其各種別名看來,當時仍以葯用為主,直至漢代才有從葯用轉變為飲用的文獻記載﹔趙飛燕別傳有云﹕「姜后見帝,賜座命進茶左右奏云﹕向侍帝不僅,不合啜此茶。」由此可見茶已是漢窒的飲料,且不是任何人隨便可飲到的。據王褒所以寫「僮約」一文中記載,知當時的社會有「客來烹茶」的習慣,但這種風氣並未相當流氣行,這也許是因為野生的茶樹相當難得,產量又少的緣故,所以一般庶民很少能享受茶飲,而只限於富家或皇室,因此在漢代飲茶還是相當「貴族化」。又據三國志吳志的韋曜傳所載﹕「孫皓飲藻痚s,率以七升為限,曜飲不過二升,或為裁減,或賜茶茗以當酒。」由這段文字,我們可得到兩點啟示﹕一是當時上層社會飲茶風氣甚盛,二是在三國時代已有以茶代酒的風尚。

世說新語記載﹕「王濛好茶,人至輒飲之,士大夫輒以為苦,每欲侯濛,必云﹕『今日有水厄』。」由這裡可知道在南朝時代已有好茶成癖的人士了。 由魏晉南北朝 ( 公元三世紀起 ) 到唐代 ( 公元七世紀起 ) 是茶飲的「轉變期」,這可能是因為茶樹的發現愈來愈多,製茶技術愈來愈進步,尤其唐朝更是由貴族化漸納入民俗的時代,因此飲茶的風氣才逐漸的普遍流

 

 

代飲茶的風氣已頗盛行,不僅貴族們喜愛啜飲,民間飲茶之風也大為流行。當時陽羨唐貢山所產的「貢茶」,是皇室喜愛的珍品,產量不多,非常名貴,那時陽羨茶得在清明前送到長安,做好的茶,即快馬加鞭,日夜奔行數千里,到朝廷必先薦宗廟後賜重臣,以茶開清明大宴,茶的身價由此可知。因受到宮廷的重視,才由官府培植茶樹。於是茶樹由野生而成農物栽種。接著民間再種植,因此有了「茶稅」的出現。

「上有所好,下必有甚焉者。」由於上位者的喜愛與重視,民間亦群起效尤,於是飲茶蔚為風尚,尤其是各大都市到處可見茶肆,茶經有云﹕「...謝安、左思之徒,似皆茶飲,是以與時俱廣,浸於世俗,至國朝而盛,兩m荊州、渝洲諸地,已為每家必飲之物。」這是描寫茶飲盛行的情況。又封洛見聞記載﹕「開元中泰山有降魔大師,與禪教學禪,務於不寐,又不夕食,皆許其飲茶,人自依挾,到處煮飲,從此轉相仿傚,遂成風俗。」由這兩段記載,亦可為茶飲風行的佐證。

陸羽,唐代竟陵人,又名疾,字鴻漸,又字季疪,對茶有很深的造詣,時人稱之為「茶神」,他俸詔著茶經,茶經一出對飲茶之風,尤有推波助瀾之勢,全文分上、中、下、三卷,共有十個單元﹕一之源、二之具、三之造、四之器、五之煮、六之飲、七之事、八之出、九之略、十之圖等十章,對茶有全盤的介紹,是中國茶道的先聲,也是中國茶道最原始最俱體的指導原則,以後的茶書皆依此改良。

 

 

唐代諸多名家也都是嗜茶者。繼陸羽之後的茶道名人當屬盧仝,隱居少室山,自唬玉川子,著有「玉川子詩集」,嗜茶如命,所著的「走筆謝孟柬議寄新茶」詩妙趣橫生其中的「天子須嚐陽羨茶,百草不敢先開花」及「盧仝七H茶」更為後來品茗者傳誦不已。

唐時不僅國內飲茶,也輸往各國。由「榷茶使」司掌,(宋稱為「茶馬司」),當時來華留學生也以日本為多,日本僧人「最澄」,學成後將茶苗帶回日本,於是日本開始植茶。至宋代日本榮西禪師來我國留學,就所學心得寫成「喫茶養生法」,日本的茶經於是誕生,日本的茶道開始宏揚,至江戶時代產生無數流派,且注入日本人的精神,再賦與宗教及禮教意味,成為「日本茶道」。

 

 人飲茶,基本上仍依循唐朝的準則,又從高雅的享受更發揚光大,這與宋代理學的清談也有關係,於是士大夫爭相講求茶品、火候、煮法及飲效等,並已經不再茶中添煮薄荷、茱萸、橘皮等物了。

有關於茶的吟詠更是藻墨豐富、舉之不盡。而當時茶禮及奠茶兩種習俗的存在,是使茶更為民間重視的原因,至今民間相親,還是有讓女方奉茶予男方來相親的親友的習俗。

宋朝文人也都晛~茗行家,如歐陽修、蘇軾、黃庭堅、司馬光、蔡君謨.........等,也m有詩句讚茶,甚或著文立論,其中東坡與君謨的鬥茶及東坡與司馬光的墨茶之辯更傳為佳話,而民間也常以鬥茶為樂。

 

 

朝對於茶文化最大的貢獻,應是將茶推廣到四大汗國的領域,北達俄國,西抵波斯及地中海以東之地。

雖史料無元朝茶事擴展的記載,但元人本為蒙古遊牧民族,唐朝以茶安撫,對茶應有份好感,只是沒那份品茗的風雅罷了,隨著領域的擴展,而將生活必須的茶發揚於外,並非不可能。而民間品茶之風,或可由元曲中「坐燒丹忘記春秋 ..... 淡飯一杯茶去。」略見避世隱居的寄情山水之趣,與茶、飯並列的普遍。

 

代,茶的形狀已漸由團茶變成散茶,於晜藃熄摩貜熒ヱh也做了增補或刪除。由原來的煮茶改為泡茶,程序也因而縮減,同時也發明了「炒菁法」,在未發明炒菁法之前,茶葉是採「自然醱酵」,在炒菁法發明後才開始有了綠茶及紅茶的製造。不過當時除了使用「泡茶」的方法,乃沿襲著「煮茶」法,只是在器具及過程上較為簡化罷了,就正如我們現代又比明代較為簡化一樣。 

而此時茶肆經營巳很普遍,品茶活動由戶內轉向戶外,時常舉行「點茶」、「鬥茶」之會,互相比較技術高低,一時蔚為奇觀。茶飲之風頗有日漸風行之勢。「炒菁法」與「散茶」的流行,使飲茶的方式日趨簡化,不若唐、宋的繁複,現今的製茶方法與泡茶法即是延襲明代的方式,至今巳有六百年的歷史。

如要斷代茶史,明代應是最明顯的段落了,除了製茶與品茶方法,在明代大事改革外,壺器尚陶而輕瓷,都是相當合理之論,而在茶供上,也沒有了唐宋貢茶的嚴肅了。

 

 

朝至皇太極入主中原及多爾袞攝政以來,雖仍沿舊明之制,但法規尤為嚴密,且又興「文字獄」,文人精力與思想遂而受挫,已無心吟詠「茶」了,再加上經鴉片、英、法、甲午諸役後,民心士氣危弱,民族自尊心也大損,茶飲也為洋水所沖淡了。 

民間飲茶的風氣大不如前,坊間幾無所見有關茶的書冊,文人談及茶事者亦較少,而達官貴人往來間,竟有「端茶送客」的陋規,這和以前「客來烹茶」、「以茶待客」的情G,簡直不可同日而語了。

但自民國成立後,飲茶已蒙上濃厚的商業氣息了,各地茶肆皆有色,如福州茶館兼營浴池生意,貴州茶館的說書,江西茶館前的道情,四州茶館花樣最多,氣象萬千,廣東茶館的工夫泡茶等,皆各具地方色彩及特殊風味。故重新喚了國人對茶的注意,頗有漸受重視的趨勢,茶樓也開始出現,這是一種好現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