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hosted by Angelfire.com: Build your free website today!

十三  論四端   孟 子

內容討論

孟子認為「不忍人之心」與「不忍人之政」有甚麼關係?

    孟子認為有「不忍人之心」,便會有「不忍人之政」。古代的聖王有憐恤別人的心,不忍心令百姓受苦,因此能愛護人民,以憐恤人民的政策來治理天下。

孟子以甚麼例子來證明「人皆有不忍人之心」?試加以說明。

    孟子以「孺子入井」為例來證明「人皆有不忍人之心」:假如人們見到一個幼童將要墮進井中,心中一定會驚懼同情;這是一種本能反應,既不是想藉此結交幼童的父母,也不是為了在鄉堛B友間博取名譽,更不是怕沾上見死不救的壞名聲。

孟子認為每個人都有哪四種「心」?它們分別是哪些德行的源頭?孟子把這四個源頭稱做甚麼?

    (1) 孟子認為每個人都有「惻隱之心」、「羞惡之心」、「辭讓之心」、「是非之心」。

    (2) 「惻隱之心」是「仁」的源頭,「羞惡之心」是「義」的源頭,「辭讓之心」是「禮」的源頭,「是非之心」是「智」的源頭;孟子稱這四個源頭為「四端」。

孟子說:「人之有是四端也,猶其有四體也」。「人有四端」和「人有四體」有甚麼相似之處?孟子以此說明甚麼道理?

    (1) 孟子指出人的四善端和人的四肢都是與生俱來的。

    (2) 孟子以此說明「四端」是人與生俱來的本性。

5  人知道自己有四端,應該怎樣做?否則會怎樣?

    (1) 人知道自己有四端,應該把它們擴充,發揚光大。

    (2) 為人君的如果能擴充善端,便可安定天下。不擴充善端的人,連事奉父母也做不到。

6  「不忍人之政」是一種怎樣的治國方法?為甚麼孟子說「以不忍人之心,行不忍人之政,治天下可運之掌上」?

    (1) 「不忍人之政」就是愛護百姓,以憐恤別人的政策來治理天下,即孟子所說的「仁政」。

    (2) 因為君主憐恤和愛護百姓,施行仁政,百姓必定心悅誠服,並以君主為榜樣,互助互愛;這樣,君主治理天下便好像在手掌上運轉圓丸那麼容易了。

孟子認為人的本性是怎樣的?這種觀點與孟子的政治主張有甚麼關係?

    (1) 孟子認為人性本善。

    (2) 孟子「行仁政」的政治主張,就是以性善說為基礎而發展出來的;文中指出人有四善端,為人君者如能擴充這些善端,施行仁政,便足以安定天下。

作法討論

8  文中如何從正面和反面來反覆說明人性本善和擴充四端的重要?試加以說明。

    文中從正面和反面來反覆說明下列兩點:

    (1) 人性本善

       -  從正面說明:以「人皆有不忍人之心」,說明人有善性。

       -  從反面說明:以「無惻隱之心,非人也;無羞惡之心;非人也;無辭讓之心,非人也;無是非之心,非人也」,說明無善性就算不上是人。

    (2) 擴充四端的重要

       -  從正面說明:以「苟能充之,足以保四海」,說明擴充四端的效益是足以安定天下。

       -  從反面說明:以「苟不充之,不足以事父母」,說明不擴充四端的後果是連侍奉父母都做不到。

孟子文章的一個重要特色是運用比喻來說明道理,試找出篇中的比喻,並評論這些比喻是否貼切。

    篇中所用的比喻如下:

    (1) 「以不忍人之心,行不忍人之政,治天下可運之掌上」,以在掌上運轉圓丸來比喻治天下的「容易」,貼切得很。

    (2) 「人之有是四端也,猶其有四體也」,以與生俱來的手足四肢來比喻同是與生俱來的四端,指出人與生俱來就有「仁」、「義」、「禮」、「智」四種善端,是貼切的比喻。

    (3) 「凡有四端於我者,知皆擴而充之矣,若火之始然,泉之始達」,以火焰剛燃起而終必不可撲滅和泉水剛流出而終必匯成江河,比喻擴充四端所產生的巨大作用,具體而貼切。

10 「孺子入井」的例子與「辭讓」、「是非」、「羞惡」之心有沒有直接關係?孟子如何運用引申論證的方法,由人有「惻隱之心」而引申出人有「辭讓」、「是非」、「羞惡」之心,試加以說明。

    (1) 「孺子入井」的例子只可證明人有惻隱之心,而與「辭讓」、「是非」、「羞惡」之心是沒有直接關係的。

    (2) 孟子認為「惻隱之心」與「辭讓」、「是非」、「羞惡」之心都是與生俱來的善性,既然「孺子入井」的例子證明人有惻隱之心,那麼由此可引申出人也同時具備「辭讓」、「是非」、「羞惡」之心。這是用引申論證的方法,把已有的論證結果作進一步發揮。

11 本文用了演繹論證、歸納論證和引申論證的方法來證明所提出的論點。試回答下列問題:

   (1)   第一段先由「人皆有不忍人之心」,演繹出先王也有不忍人之心;再由「先王有不忍人之心」,引申出甚麼結論?

       第一段先由「人皆有不忍人之心」引申出先王有不忍人之心,再引申出先王「有不忍人之政」,從而得出「以不忍人之心,行不忍人之政,治天下可運之掌上」的結論。

   (2)   第二段由「人皆有不忍人之心」,歸納出人皆有惻隱之心;再由人皆有惻隱之心,引申出甚麼結論?

       第二段由「人皆有不忍人之心」,歸納出人皆有惻隱之心,再引申出人皆有「羞惡」、「辭讓」、「是非」之心,這是仁、義、禮、智等善性的源頭;由此又引申出無「惻隱」、「羞惡」、「辭讓」、「是非」之心,非人也。

   (3)   第三段由人皆有「惻隱」、「羞惡」、「辭讓」、「是非」之心,引申出甚麼結論?

       第三段由人皆有「惻隱」、「羞惡」、「辭讓」、「是非」之心,引申出「人之有四端也,猶其有四體也。」人有這四端,就好像有四肢一樣,所以人人都能行善。有四端而說自己不能行善的,就是自暴自棄,即文中說的「自賊者也」。進一步引申,說國君不能行仁政的,便是暴棄他的君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