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hosted by Angelfire.com: Build your free website today!

湘西趕屍

異 鄉 斷 魂 客 , 不 用 進 棺 木 。 施 展 移 屍 法 , 踏 上 歸 鄉 路 。 話說,中國自古以來有句諺語〞湖廣熟,天下足〞,湖南省簡稱〞湘〞盛產稻米 油菜,在以農立國的古中國算得上是富庶的省份,但是湖南省的西半部接近貴州、湖 北一帶,則是山地遍布、交通不便,因此居民謀生不易,青壯男子紛紛出外謀求生活 ,一如臺灣的原住民同胞一般,出門在外既無學歷又無一技之長,在人生地不熟的他 鄉異域,只好幹些出賣勞力的粗活換碗飯吃,而這些異鄉客由於缺乏家庭的照顧,再 加上大部份都是從事高危險的工作,如果再遇上刻薄無人性的老板,就很可能客死異 鄉了。 中國人是重感情的民族,所謂〞生要見人,死要見屍〞,好端端的一個青年壯漢 ,死在異域他鄉,別說死者不瞑目,就是其家人也會懷疑是否遭奸人暗算,因此,如 何將屍體完整運回死者家鄉,就成了一大學問了,諸位想想看,古代並無冰箱冰櫃, 又無飛機高速公路,要將死屍完整由離家數週甚至數月腳程的他鄉外地運回,這簡直 是不可能的事! 但是,聰明的中國人沒有什麼事難的倒他,中國人因應此一需求,發展出一套連 世上最科學最先進的科技都無法達到的方法,那就是〞趕屍〞(類似茅山術中的移屍 大法),趕屍者利用符咒,能驅動死屍使其自行〞運動〞(跳躍),在施法者的號令 下,一步一步〞邁〞向歸鄉之路,通常趕師是在夜晚進行白天休息,而趕屍者不像電 視演的那樣,清一色穿著道袍手拿桃木劍,一邊撒冥紙一邊搖鈴的牛鼻子老道,電視 跟本沒有考據亂演一通,事實上,趕屍者都是一般行腳夫打扮,既沒拿桃木劍也沒亂 撒冥紙,只有在經過有人家居住附近時,才搖鈴吆喝一下,目地是要居民關門迴避, 免得被嚇到了,否則一路撒冥紙,又搖一下鈴死屍才跳一下,這不累死才怪,當然在 有車可載,有船可褡的情況下,他們仍會搭乘交通工具的,而死屍也不是像典電視那 樣裝扮,各各穿成清朝大官,臉上貼張符呢!實際上死屍就穿著一般衣服,頭上罩個 白布而已。(每當看到電視電影亂演時,真想打電話去抗議一翻)。 說也奇怪,縱然是三伏酷暑,死屍雖經數月,行路百千里,也不會腐爛發臭,一 但回到自己家中,經親人鑑定無誤後,就需及早入殮下葬,因為一但趕屍者將符咒解 除後,屍體就會迅速腐爛。 今晚先大致介紹湘西趕屍的由來,下回再進入故事主題! PS:老衲的老爹是湖南湘鄉人氏,早已作古多年,本故事是老衲小學時聽老爹和外 省籍的社會老師所說的,老衲再依模糊的記憶改編而成,希望各位老爺、夫人 會喜歡!下期繼續「老實和尚講古:湘西趕屍え」 老實和尚講古:湘西趕屍え 各位老爺夫人大家好!昨天為各位簡介了湘西趕屍的由來,今天進入故事內容, 敬請老爺和夫人們闔府慢慢欣賞! 家 鄉 地 貧 脊 , 謀 職 田 府 門 。 小 姐 是 愛 侶 , 總 管 是 煞 神 。 話說,在湘西偏遠處有個名叫〞慶豐〞的小村莊,村莊裡老老少少加起來不到百 人,因為當地地處偏僻、土地貧脊,雖然村名叫〞慶豐〞,但是村子的旱田裡卻種不 出什麼東西來,村莊裡的青年大多在外地工作,只有每年過年才回家團圓,因此,村 子裡都只剩下一些老弱婦孺。 一年將盡,眼看春節即將來臨,村莊裡家家戶戶忙著張羅過年的事情,大伙面帶 喜氣的忙上忙下,因為出門在外的遊子就要回來了,不但一家人可以團聚,更重要的 是明年的生活費也有了著落。在村南有戶人家姓周,家中只有一個寡婦和一個剛滿十 八歲的兒子名叫〞阿牛〞,這阿牛今年顯得特別高興,因為阿牛的舅舅〞張寶〞和表 哥〞二狗子〞,今天要回來,更因為阿牛今年已滿十八,舅舅答應開春後帶他出去闖 蕩一翻。 過了元宵節,張寶帶著兒子二狗子和外甥阿牛,準備到縣城去工作,阿牛告別了 一把眼淚一把鼻涕的寡母,興奮的離開了慶豐村,臨行前,周寡婦再三請求弟弟張滿 ,一定要好好照顧這條命根,張滿安慰姐姐要她放心,他一定好好照顧這個寶貝外甥 ,一根頭髮也不少的把他帶回來。 一路上,阿牛興奮的問東問西,張寶和二狗子也不厭其煩的一一回答他,兩人心 想自己當年初出村莊時,不也是這個模樣嗎!三人一路翻山越嶺,溯溪過河的走了半 個月才來到省城,張寶帶外甥去見老板,這老板姓田是縣城的大戶人家,外號〞田剝 皮〞,這縣城一半以上的賺錢行業,都是他的產業,原因無他,只因縣老爺是他的丈 人,又他為富不仁待人刻薄寡恩,所以大家私底下給他取了個封號叫〞田剝皮〞。 田剝皮看阿牛年青力壯,就吩付手下〞刁師爺〞,將阿牛派到糧行去做些粗重的 工作,甥舅千恩萬謝跪地謝恩後離開田府,甥舅二人分手前,張寶再三告戒阿牛不要 惹事生非,凡事要忍耐,世道險惡人心詭詐千萬要小心,尤其是那個刁師爺十足的壞 胚子,千萬要防著他。阿牛點頭說好,張寶這才放心離去。 且說這廂阿牛在糧行裡認真工作與人無爭,奸詐的刁師爺看在眼理心想:「這小 子挺勤快的,工資少又能幹活,以後要多多進些這種貨色才對!」,由於糧行是由刁 師爺管帳,但實際負責人卻是田剝皮的三女兒〞婉兒〞來掌控,這婉兒看見阿牛辛勤 的工作,人又憨厚老實,不覺得深深被其吸引,而阿牛一人隻身在外,難得有人這麼 關心他,更何況三小姐貌美能幹,自己也不由自主的喜歡上婉兒。 每當阿牛赤著上身揮汗如雨的扛著糧袋時,婉兒總是坐在櫃臺上雙手托住腮梆子 ,兩眼無神的看著阿牛,不時露出淺淺的微笑,這一切刁師爺都看在眼裡,刁師爺心 想:「媽的!這小妮子發春啦!放著本大爺不瞧,看上這小子,好!找機會給他顏色 瞧瞧。」,這刁師爺是阿牛隔壁村的老鄉,只因早出來工作,靠著一套逢迎拍馬無恥 鑽營的本事,這才一路竄升到田府總管的職務,他不但沒有幫同鄉人的忙,反而處處 幫著田剝皮剝削自己的同鄉,又刁師爺暗戀婉兒已久,每每表達愛慕之意,卻被婉兒 嚴辭拒絕,刁師爺並不死,心想憑我在田剝皮心中的地位,妳早晚是我的人,我又何 必急於一時呢!但是今天看到婉兒的樣子,看來需趕緊採取行動才行。 由於阿牛和婉兒日久生情,兩人常常半夜在糧倉約會,互訴相思之苦,可是兩人 的行蹤刁師爺可是瞭無指掌,妒火中燒的刁師爺決定〞除掉〞這個情敵,讓婉兒早日 來到自己的懷抱,經過縝密的計劃後刁師爺想出一個既可殺掉阿牛又可讓田剝皮讓婉 兒嫁給自己一石兩鳥的歹毒計策……。(未完,待續) 老實和尚講古:湘西趕屍 ぉ 各位老爺夫人大家好!繼續進行續集,敬請老爺和夫人們闔府慢慢欣賞! 阿 牛 中 詭 計 , 魂 歸 酆 都 城 。 張 寶 施 大 法 , 死 屍 像 活 人 。 話說,刁師爺先到田剝皮衲〞咬耳朵〞,說什麼三小姐怎樣敗壞門風勾搭長工啦 ,兩人明來暗去已經很久啦,恭喜老爺很快就要抱外孫……等等,無中生有之事,田 剝皮聽完後臉色一陣青一陣綠,刁師爺又說:「俗話說,捉賊在贓,捉姦在床,老爺 您要是不信今晚我就帶老爺去看看。」,田剝皮點頭答應了,刁師爺眼見計策成功了 一半,好不得意。 是夜,刁師爺藉機將阿牛灌醉,將他扶到糧倉除去衣褲,阿牛這會變成〞赤〞牛 了,刁師爺關上房門後,裝的一付氣急敗壞的樣子,告訴婉兒說:「三小姐,不好了 !阿牛得了急病暈倒在糧倉,您先去看看,我去請大夫!」,婉兒聽到自己心上人病 倒了,急忙往糧倉趕去,刁師爺眼見自己導演的好戲就要上演了,高興的撫掌奸笑, 他又趕緊通知田剝皮來個捉姦在床。 話說,心急如焚的婉兒衝進糧倉後,看到一絲不掛,赤條條的阿牛躺在穀包上, 羞得滿臉通紅,轉身就想走,但是,俗話說的好:酒是英雄膽,這醉薰薰的阿牛看見 婉兒來了,二話不說就一把抱住婉兒,婉兒一陣驚呼:「啊!不可以!」,為曾經過 〞人事〞的婉兒,這會可心中可不是〞小鹿亂撞〞可以形容,簡直是〞大象亂竄〞! 就在兩人拉扯之間,刁師爺帶著田剝皮〞適時〞趕到,田剝皮看見這種場面怒不可抑 ,一巴掌打在婉兒臉上說道:「賤丫頭!這總事妳也幹得出來,還不給我滾回去!」 ,田剝皮不聽婉兒的解釋,將婉兒趕回家去,糧倉只剩下,田剝皮主僕三人。 田剝皮怒道:「真是家門不幸,我田某人一輩子沒造過什麼孽,為什麼會發生這 總丟人現眼的事,這要傳揚出去,我怎麼做人啊?」,刁師爺說:「是呀!是呀!小 人倒有一個兩全其美的好辦法,不知可不可行?」,田剝皮說道:「你說說看!」, 刁師爺跪下來說道:「老爺,這小子姦污小姐實在可惡,為了小姐的名節,也為了老 爺的聲譽,為今之計就是把這小子給做了,這事才不會傳揚出去,至於,小姐已不是 處子之身,將來不論許配給那家公子,都會被拆穿,不知到小的有沒有這份福份,這 個…這個…」,田剝皮沉思了半響說道:「好吧!就依你的建議,不過要辦的乾淨一 點,至於婉兒方面,事到如今,你要是不覺吃虧的話,那就找個好日子完婚吧!」, 這刁師爺沒想到事情竟然進行的如此順利,高興的闔不攏嘴,連忙磕頭說道:「謝謝 岳父大人!謝謝岳父大人!」。 等田剝皮走後,刁師爺對著醉倒在一旁的阿牛說:「小子!別怪老子心狠手辣, 是你自己不長眼,連老子喜歡的女人也敢搶,這回栽在我手裡,可怨不得我啊,哈哈 哈哈……」,刁師爺找來一票痞子,將阿牛口塞麻布裝入糧袋中,活活的用亂棍打死 ,可憐的阿牛,年紀輕輕的就魂歸九天了! 第二天,刁師爺找來張寶父子,告訴張寶說,昨夜阿牛酒後亂性企圖非禮小姐, 幸虧老爺及時趕到,這阿牛再驚慌之餘逃到糧倉頂躲藏,一個不小心就摔死了,吶! 這是失我已報官處理了,這是忤作驗屍的屍格,和五十兩銀子,把屍首領回去吧! 這張寶父子怎麼都不相信,阿牛會幹出這種事,更不相信阿牛的死因會這麼單純 ,但是,形勢比人強,說物證有忤作屍格,說人證有刁師爺及一幫痞子打手,談法律 縣老爺是田府的丈人,談公理自己是外鄉客,怎鬥得過這一票土紳劣豪呢?,因此張 寶父子哭著領回阿牛屍體,臨去時,張寶對刁師爺說:「天理昭彰,報應不爽,我相 信有一天老天會還我一個公道的」,刁師爺奸笑的說:「我命由我不由天,你們父子 倆早日辦完喪事,早日回來上工知道嗎?要是去太久了,我也保不住你的工作喔!嘿 嘿嘿嘿……。」。 且說這廂張寶和二狗子將阿牛屍首抬道城外破廟中,二狗子哭 道:「阿牛死的這麼慘,這分明是田家幹的好事,偏偏我們又鬥不過人家,這五十兩 銀子連辦後事都不夠,我們怎麼向阿姨交待啊?嗚∼∼∼嗚!」,張寶安慰兒子說: 「唉!事到如今,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怪只能怪我當初不應帶阿牛來縣城。」, 二狗子哭道:「天吶!這世上就沒有天理了嗎?難道我們就該如此活該倒霉嗎?現在 不但無法報仇雪恨,就連阿牛的屍首要怎麼運回家鄉都是一大問題!」,語畢張寶父 子呆坐了半天,天色漸漸昏暗下來,張寶突然起身來到阿牛屍首前,口中唸唸有詞, 二狗子好奇的問:「爹!您在唸什麼啊,張寶沒有回答兒子的問話,口中繼續唸著二 狗子從未聽說過的咒語,一方面伸手到中拿出一張黃符,點燃火摺子將符化了,二狗 子更加好奇的問道:「爹!您到底在幹麼呀?」,語聲未些,只看見阿牛的屍首,霍 !的一聲直挺挺的站了起來,這可嚇壞二狗子,二狗子連滾帶爬的爬到張寶身旁,緊 緊抱住父親的大腿,顫聲的說:「爹!您…您別…別嚇我,阿牛怎…怎麼啦?」…… (未完,待續) 老實和尚講古:湘西趕屍お 各位老爺夫人大家好!繼續進行續集,敬請老爺和夫人們闔府慢慢欣賞! 城 外 破 廟 中 , 施 展 趕 屍 法 。 大 鬧 怡 紅 院 , 鶯 燕 嘰 嘰 喳 。 話說,當阿牛屍體直挺挺的站立以後,張寶這才轉身對二狗子說:「別怕!這是 咱家鄉流傳的〞趕屍法〞,他的目地是……( 以上內容,就跟老衲在第一集中介紹的 一樣 ),現在阿牛冤死我們又無力討回公道,我想利用阿牛屍首大鬧一番,再上省城 告狀,相信知府大人會替我們做主。」,二狗聽完張寶的話後,仍然不放心,問道: 「那阿牛要不要吃飯睡覺啊?要不要大小便啊?會不會害我們啊?會不會……」,阿 牛一口氣問了一堆問題,張寶一一回答,並說:「孩子呀!等阿牛這事辦完後,我就 教你趕屍的方法和口訣,將來要是爹死在外頭,你還可以幫爹的屍首趕回家鄉啊!」 ,二狗子一聽又號啕大哭起來,說道:「我不學!我不學!爹爹一定會活到一百二十 歲,在家壽終正寢的,我才不要學這個嚇死人的把戲呢!」,張寶摸著兒子的頭說: 「傻孩子!走!我們先去怡紅院走走!」,二狗子止住哭聲好奇的問:「咦!〞怡紅 院〞!爹爹您不是向來不准我去怡紅院的嗎?我們去那幹嘛?」,張寶笑而不答,爺 倆和阿牛一步步朝怡紅院走去。 三人抄小路,盡走些偏僻的巷弄,二狗子好奇的看著阿牛滑稽的樣子,只見阿牛 全身硬梆梆的直立著,張寶走一步,阿牛就跳一步,(這阿牛屍體不像電視演的殭屍 ,雙手伸向前面,而是兩手垂下),不一會兒三人來到怡紅院門口,只見怡紅院門口 高高掛著一對紅燈籠,燈籠上寫著斗大的三個字〞怡紅院〞,門上貼著一附對聯,上 聯是〞怡人春色樂無邊〞,下聯是〞紅花綠柳任君憐〞,橫批是〞狂蜂猛蝶戲花間〞 。 這怡紅院外幾個保鑣兼龜公的彪形大漢,在一旁招呼過往客人,一眼瞧見張寶三 人,馬上連拖帶拉的要將三人拉進怡紅院,龜公甲說:「來!來!來!三位大爺裡邊 請,看是要”QK〞呢?還是要過夜?到裡邊再跟嬤嬤說!」,幾個龜公不等張寶回 答就把爺倆三人架到院內,龜公乙吆喝的說:「羊肉三份,不肥不瘦吶!」,這二狗 子滿臉疑惑的問張寶:「爹!他們怎麼知道我們吃不吃羊肉?又怎麼知到我們喜歡吃 不肥不瘦的呢?」,張寶笑答說:「傻孩子,這不肥不瘦的羊,指的是我們三個,因 為這出入怡紅院的客人,上至名流巨賈,下至販夫走卒,什麼樣的人都有,他們為了 區分方便,就把客人分成肥、不瘦不肥、瘦三等,我們因為是頭一次來,他們不曉得 我們有多少油水可撈,所以把我們歸到〞不肥不瘦〞這個等級!」,話才剛說完,就 聽見龜公丙尖聲怪叫指著阿牛說:「唉呦!這位大爺身子怎麼這麼冷呀!,全身又硬 梆梆的!」,張寶笑著解釋說:「喔!我這位侄兒,第一次來這種地方,難免有些緊 張,不礙事!不礙事!」,龜公甲奸邪笑著說:「嘻嘻!敢情大爺您今晚是帶晚輩來 〞實習〞的啊?沒關係,別緊張!俗話說的好:無女不暖,無肉不飽,待會進到裡面 去,三碗〞燒刀子〞下肚,再找個〞花姑娘〞摟著,保證一會就熱呼呼、軟趴趴了, 但是〞重要〞地方,可千萬要保持現在的〞硬度〞才好啊!哈哈哈!」,接著大伙一 陣大笑,二狗子越聽越迷糊了,什麼硬梆梆什麼軟趴趴,尋思:「我三歲就沒跟娘睡 啦,我怎麼不覺得〞無女不暖〞啊?」。 張寶爺倆被招呼到院內樓下酒桌旁坐定,但是阿牛仍是面無表情的站再一旁,張 寶觀望四周,小聲的告訴二狗子說:「待會別亂說話,一切由我安排,你瞧!樓上廂 房內盡是一些名流公子、鹽商巨賈,要是我猜得沒錯,這會田剝皮和刁師爺八成在裡 面飲酒做樂,待會就有好戲看了!」,二狗子聽說田剝皮和刁師爺可能在這,氣得手 握拳頭,恨不得立刻衝到樓上去狠狠揍他們一頓,但又想到張寶說有好戲看,不知到 有啥好戲可看,最好演自己最喜歡看的有關〞三國演義〞的戲碼! 一會兒,怡紅院的老鴇〞春姨〞,笑瞇瞇的過來招呼了,春姨坐定後,陰陽怪氣 的的笑道:「唉呦!三位大爺怎麼稱呼啊?再哪發財呀?」,春姨一邊問一邊用那十 指塗滿簆丹的雙手,不規矩的在張寶身上亂摸,張寶也沒拒絕任由她瞎摸的說道:「 小姓張單名一個財,這是我兒子二柱子,那邊是我的姪兒阿貴,我是省城鹽商鄧大戶 的帳房,今天來這收帳順便帶兩個後輩來開開心。」,春姨笑著說:「喔!是張爺呀 !人都叫我春姨,三位是要怎樣快活呢?」,張寶伸手到包袱裡掏出十兩銀子,說道 :「這十兩銀子先給春姨買些花粉,其它的就看您安排了!」,春姨高興的收下銀子 說道:「我們這什麼樣的姑娘都有,什麼樣的〞花招〞也齊全,我先介紹幾種吧!〞 君臨天下〞是扮皇帝的遊戲,至於後宮佳麗多少,就看您荷包夠不夠飽!〞普天同慶 〞是團體遊戲,有點像玩〞大風吹〞,最適合像您們這種一家人或至親好友了,至於 〞兵慌馬亂〞則是喜歡SM招術大爺的最愛,還有……。」,張寶不奈煩的說道:「 好了!好了!先來三個姑娘瞧瞧再決定要點那個戲碼。」,春姨笑著說:「張爺真是 內行人,曉得先驗貨色,再做買賣,好吧!大茶壺!把小蘭、小梅、小菊叫出來!」 ,春姨續道:「這三位可是年輕貌美的花姑娘喔!您們爺倆三人可別欺負人喔!」。 春姨說完擰了一把張寶的奶子,笑嘻嘻的轉身就走,張寶ㄞ了一聲,順手捉住春 姨的手說道:「春姨慢走!我還要……」,話還沒說完,春姨已一個轉身臥倒在張寶 的懷裡,浪笑的說:「哎呦!您好壞喔!打從一進門我就知道您在打我的主意了,可 惜老娘我早已〞金盆洗X”了,算算日子,也已有十年沒幹過那勞子事了,也不知到 還記不記得怎麼做?」,張寶又拿出十兩銀子塞到春姨肚兜內笑道:「妳誤會了!我 是向您打聽一個人?」,春姨媚笑的按住胸前的銀子說:「你們男人都一樣,想玩就 玩嘛!還編那麼多理由幹嘛!說,想找誰?」,張寶說:「我家老爺命我拿張銀票要 給糧行的刁總管,不知這會刁總管人在哪?」,春姨笑道:「喔!您說他喔!您走運 了,他現在正和縣太爺,田大爺、還有一些大戶在樓上呢!」,春姨起身離去前,猛 然對張寶使出一招〞月下偷桃〞,說道:「您別急著走!等老娘忙完了,再來找你樂 豁!樂豁!」,這廂張寶痛的吱吱叫,而二狗子早已目瞪口呆了!……(未完,待續 ) 老實和尚講古 ( 湘西趕屍 か 咳咳!嗯!各位老爺夫人大家好!繼續進行續集,敬請老爺和夫人們闔府慢慢欣 賞! 話說,原來這家怡紅院是田剝皮的關係企業,先前說過了,這縣城內有關賺錢的 行業,田剝皮就佔了大半,仗著縣太爺是田剝皮的老丈人,田剝皮可是包賭包娼樣樣 都來!而這怡紅院除了是田剝皮生財的工具外,更是〞黨政協商〞,官商〞溝通〞的 最佳場所,所以田剝皮和刁師爺,三天兩頭就在此大宴賓客,而張寶是田府多年的長 工,他當然知道田剝皮和刁師爺的行蹤了,只是張寶父子平日為人正派,不好風花雪 月,因此怡紅院的〞員工〞 就不認識張寶一家人了。 這廂二狗子看見春姨和父親打情罵俏,實在不是滋味,於是小聲對父親說:「爹 !您這…這樣…這樣不好吧!要是娘知道了,她會不高興的ㄟ!」,張寶笑道:「逢 場做戲!逢場做戲!」,一會兒,怡紅院的大茶壺高聲吆喝道:「小蘭、小梅、小菊 ,見客啦∼∼∼!」,語畢,只見三位妙齡女子,濃妝豔抹的一步一步扭到張寶這桌 來,小蘭一把勾住張寶的頸子,啵!的一聲,在張寶臉上留下一個鮮紅的唇印,小蘭 嬌聲道:「唉呦!張大爺,這麼久沒來,想死我了,我不管,先罰三杯再說!」,說 完就連灌張寶三杯酒,二狗子看見姑娘坐在自己身邊,想到剛才春姨對爹爹突然來個 〞月下偷桃〞,害怕這三位姑娘冷不防也來此一招,因此雙手緊緊護住自己的〞仙桃 〞深怕被花姑娘給摘走了! 小梅看見二狗子滑稽的樣子,不禁好笑,雙手按著二狗子的手說:「怎麼!小兄 弟!我們姐妹才剛坐下,您就忍不住啦?來!手拿開給我瞧瞧!讓我瞧瞧那不規矩的 〞小小兄弟〞到底怎麼了?」,二狗子一聽此言,又急又羞,雙手捉得更緊了,連忙 說:「不!不給妳看!」,三位姑娘看到二狗子的鳥樣,笑得前仰後翻,這引起其它 桌尋芳客的注意,在靠最堶惘酗@桌是田府長工張寶的同事,為首的叫〞王二麻子〞 ,這王二麻子看見張寶父子也來嫖妓,心中大樂,對同伙說:「張寶這個假道學,平 日裝得正經八百的,沒想到今日也會來這裡快活,還帶兒子一起來!走!我們去消遣 他!」。 王二麻子一伙人已喝得半醉,沒注意到站在一旁的阿牛,伙人來到張寶這桌,調 侃的說:「張聖人!您好哇!敢情今兒個春心大發呀?怎麼有空來逛窯子呢?聽說令 外甥才剛過世,怎麼?難不成您佬特地來此〞借酒消愁〞啊?哈哈哈!」,一伙人也 附和的哈哈大笑,張寶冷笑的回答說:「哼哼!沒錯!我不但來此借酒消愁,我還把 我外甥阿牛也帶來了,阿牛!跟各位叔叔親熱親熱!」,張寶說完後,阿牛屍體就直 挺挺的跳到王二麻子身邊,眼看就要撲到王二麻子身上了。 王二麻子一伙人聽完張寶的話早涼了半截,這會又看到面無表情的阿牛屍首,就 要撲上來了,一伙人嚇得面無血色,大叫一聲:「媽呀!鬼呀!」,一伙人連滾帶爬 的奪門而出,這阿牛慘死之事早傳遍縣城每個角落,只是認識張寶三人的並不多,大 家以為張寶三人早離開縣城了,誰會想到他們會在這出現呢?更可怕的是,阿牛已經 死了,仵作已驗過屍,這會怎直挺挺的站在這呢?張寶嘿嘿笑道:「小的張寶,這位 是小的外甥阿牛,昨兒才剛過世,只因死得不明不白,所以向閻王爺告個假,回來指 認兇手,待會他要是跳到那位身邊不走,這位仁兄肯定跟阿牛的死脫不了干係,現在 請各位坐好別動啊!」,語畢,只聽到〞咚咚咚咚∼∼∼〞的聲不絕於耳,原來是怡 紅院上上下下老老少少正擠成一團準備奪門而出,大家心裡想:「媽的!今兒個真正 是活見鬼,要不溜快點,待會被那個活殭屍看中了,那還有命嗎?」。 張寶隨手抓住一位龜公問道:「田剝皮人在那個房間?」,這龜公平日耀武揚威 的,現在便成縮頭烏龜了,龜公顫聲的指著樓上廂房說:「在…在…在樓上百花廳! 」,張寶放下龜公,帶著二狗子和阿牛直奔樓上,只見阿牛仍是一步一步的跳上樓去 ,到了樓上,因為張寶父子不識字,雖然每個包廂都有寫字,但是卻不認得,無奈只 好一間一間試,三人首先踹開〞皇帝殿〞,只見滿屋子赤裸裸的女子,圍繞著一個肥 腫蒙眼的富商,正在完捉迷藏,甭說這一定是〞扮皇帝〞嘍!又撞開第二間房,只見 二女一男也是一絲不掛,只是男的手腳被縛在床上,兩位女子,手拿皮鞭、蠟燭外加 一些奇奇怪怪的〞刑具〞正在〞嚴刑拷打〞這位男子,說也奇怪,這男子不但沒有苦 痛的表情,反而好像很快樂的樣子。 張寶這回急了,連著兩間房都沒看見田剝皮等人,張寶擔心時間拖久了,田剝皮 得到風聲會溜走,於是心聲一計,決定來對床上這位男子,〞嚴刑逼供〞一翻看看百 花廳到底再哪裡……(未完,待續) 老實和尚講古:湘西趕屍 が 咳咳!嗯!各位老爺夫人大家好!繼續進行續集,敬請老爺和夫人們闔府慢慢欣 賞! 話說,這被綁在床上的男人正是刁師爺的打手之一,他瞧見張寶及二狗子撞開門 進來,心裡老大不高興,怒道:「張寶!你不帶阿牛屍首回家鄉,來這幹嘛?」,張 寶笑道:「正因為小的要回家鄉,所以來跟田大爺和刁師爺辭行的,聽說他們在百花 廳,敢問百花廳是哪一間啊?」,那男子言道:「快快滾開!大爺沒心情理你!」, 張寶嘿嘿冷笑兩聲說道:「那只有得罪了!」,那男子不屑的說:「來啊!老子什麼 酷刑都不怕,看你能奈我何?」,張寶陰笑著說:「喔!真的嗎?好!阿牛!來陪這 位大爺快活快活!」,那男子本沒看見在門口的阿牛,這會聽到阿牛的名字嚇得魂都 飛了,只瞧見阿牛由門外跳了進來,在張寶的指揮下,阿牛跳到那男子的身上,好像 〞馬殺雞〞一般,上下跳動,那男子看見阿牛屍體不但跳到自己身上,還上下跳動, 這三魂七魄可全搬了家,尖聲怪叫的跟殺豬沒兩樣,張寶說:「怎麼!還不說嗎?」 ,那男子嚇得屎尿直流,大聲說道:「我說!我說!……」,他把刁師爺如何陷害阿 牛,阿牛如何慘死的經過一五一十的全都招了,末後還說百花廳就在下兩間房,這個 答案可出乎張寶意料之外,張寶本不知道阿牛得真正死因,誰知道陰錯陽差的在這得 到答案,張寶言道:「天見可憐!真相得以大白,二狗子!把這殺人兇手給綁到破廟 ,明兒一早就送到省城,請知府大人為我們做主,我跟阿牛隨後就來!」,二狗子拖 著軟癱的男子,先行離開了。 且說張寶跟阿牛來到百花廳外,裡面傳來陣陣的淫聲浪笑,張寶用力踹開房門, 只見田剝皮和縣太爺以及刁師爺、縣城八大行業的老板,個個雙手摟著花姑娘,正在 官商〞溝通〞呢!刁師爺看見張寶來到,猛拍桌子一聲,罵道:「媽的ㄘㄨㄚˋ冰! 這地方是奴才該來的地方嗎?再不滾回你老家去,待會你想走都走不了了!」,張寶 說道:「哼哼!奴才我想上省城告官去,特來向田大爺和刁師爺辭行的!」,田剝皮 奸笑道:「告官?!哈哈哈!瞎了你的狗眼!堂堂縣太爺就在你眼前,有冤就向他去 訴,遲了恐怕你連告官的命都沒了!」,大伙一陣嘲笑!張寶說:「喔!是嗎?那我 得快點才行!阿牛!來指認一下殺死你的主謀,兇手,幫兇給大伙看看!」,大伙先 是〞咦〞!的一聲,接下去就是媽呀!好幾聲,當阿牛跳進百花廳時,裡面的鶯鶯燕 燕嚇得全爬了出去,田剝皮等做賊心虛,嚇得跪倒在地上,不住磕頭討饒,縣太爺顫 聲道:「張爺!有話好說!有話好說!」。 張寶噙著淚水罵道:「刁師爺、田剝皮,你們這殺千刀的,我家阿牛與你們有何 深仇大恨,你要這樣對他?我懶得跟你們這些人渣多說一句話,明兒個我就上知府老 爺那喊冤,你們等著替阿牛陪葬吧!」,田剝皮和刁師爺早嚇得不省人事,縣太爺雙 手發抖的說:「張爺!張爺!您開個價好不好?一千兩!一千兩你說好不好?」,張 寶怒道:「滾開!你這草菅人命的狗官,等著知府大人的發落吧!」,張寶甩開縣太 爺的手後,帶著阿牛往城外破廟走去。 可是走到一半,阿牛突然不聽指揮,調頭往田府跳去,張寶急道:「阿牛回來! 阿牛回來!」,可是阿牛並不理會張寶,加快速度跳往田府,張寶氣喘噓噓的一路在 後追趕,張寶心想阿牛要去哪兒呢?……(未完,明天完結篇!) 老實和尚講古:湘西趕屍 き 咳咳!嗯!各位老爺夫人大家好!繼續進行完結篇,敬請老爺和夫人們闔府慢慢 欣賞! 話說,阿牛如脫韁的野馬一路跳到田府來,這田府上上一看到阿牛衝了進來,個 個嚇得跟無頭蒼蠅一樣到處亂竄,阿牛也沒找其他人的麻煩,直往二樓婉兒的繡閣跳 去,一些膽大的僕人大聲嚷嚷:「小姐小心吶!阿牛的鬼魂,不……不,是阿牛本人 ,不……不,是死的阿牛,不……不,唉!反正是阿牛來找您啦!您快逃吧!」,這 在繡閣中的婉兒自從阿牛去了之後,終日以淚洗臉,阿牛的死已讓她痛不欲生,加上 父親還要把自己許配給殺死自己心愛人的主謀,婉兒簡直快瘋狂了,她滿腔怒火的盤 算著,要在新婚之夜,親手宰了刁師爺為初戀的情郎報仇然後自盡殉情。現在忽然聽 到樓下有人喊阿牛來了婉兒心中又驚又喜,也顧不得什麼門風名節,開門就往外衝, 正巧與阿牛撞個正著! 婉兒喜極而泣,管不了什麼男女之防,一把抱住阿牛抽咽的說:「阿牛!真…… 的是你嗎?」,只見阿牛直挺挺的站在那,面無表情一動也不動,婉兒急得用力搖晃 ,大聲的問:「你……你到底怎麼了?你說話啊?」,阿牛仍然沒有回答,此時張寶 剛好趕到田府,面對婉兒說:「小姐!阿牛的確是死了!現在的阿牛只是一具活死屍 ,因被我的趕屍法所控制,這才會這樣,可是我並沒要他來這呀?真是奇怪!」,婉 兒一聽張寶此言,哇!的一聲哭得如黃河決堤,一發不可收拾,張寶在一旁也偷偷拭 著老淚,忽然之間兩人看到阿牛緊閉的雙眼中,流下兩行清淚,婉兒看到此景哭的更 淒慘了,張寶咬牙說:「好姪兒!舅舅一定為你報仇雪恨,走!我們到省城去喊冤! 」。 張寶話還說完,就聽到樓下咚!咚!咚!的跪了好幾個人,哀求的說:「張爺饒 命!張爺饒命!」,張寶往下瞧去,只見田剝皮和刁師爺及一班痞子們跪在地上,瞌 頭如搗蒜,大聲討饒,張寶不理會的哼!的一聲,只見田剝皮跪著爬上樓來拉住婉兒 的手,說道:「是爹爹不對!你快向張爺求情,請張爺放爹爹一馬!」,婉兒一聽, 也咕咚!一聲跪倒在地,哀求的說:「張爺,千錯萬錯都是我的錯,人死不能復生, 我願隨你回家鄉,一輩子照顧阿牛的母親,一生作牛做馬決不反悔,求您放我爹一條 生路!求求您!」,張寶說:「小姐!錯不在您!您……您這不是為難我嗎?」,此 時縣太爺悄悄的跑到張寶身旁,小聲的說:「是呀!張爺,這主謀和兇手都再樓下, 這田爺是一時被小人蒙閉了,既然小姐願委身照顧阿牛被寡母一輩子,俗話說:冤家 宜解不宜結啊!只要您不到省府告官,本縣一定重審本案,包正還你一個公道,待本 案了節之後,本縣一定引究辭官,決不食言,這豈非是個兩全其美的方法,否則,就 算您告到省府,賠了一堆人的性命,你只換得一個〞公道〞二字,苦得還是您和阿牛 一家人啊!張爺!您要三思啊!」,張寶咬牙切齒天人交戰了好半天,這廂田氏父女 和縣太爺也求了再求。 張寶終於做成決定了,張寶告訴縣太爺說:「好吧!就依您意!若是沒給我一個 滿意交待,我們知府大人那見!」,三人如釋重負的千恩萬謝,縣太爺壓回一干人等 ,而張寶想帶阿牛回破廟,可是阿牛不聽張寶指揮,婉兒說:「張爺!就讓阿牛留在 這吧!反正明兒一早就要上堂了。」,張寶唉!的一聲說道:「好吧!真是孽緣啊! 」,這一晚,阿牛直挺挺的站在婉兒閨房內,婉兒與阿牛面對面的對看到了天明。 天一亮,縣衙就擠滿了男女老幼,大家準備看這千載難逢的世紀大審判,所謂好 事不出門,壞事傳千里,尤其發生這麼大的案件,哪能錯過呢?這人一多,小道消息 也特別的多,什麼待會縣老爺要大義滅親啦!什麼失有人親眼見到殭屍擊鼓鳴冤啦! 還有更扯是有人說昨晚田家小姐和殭屍洞房啦!更有些缺德鬼說:「啊!跟殭屍洞房 ?那……那田小姐豈不是〞爽死〞了」,接著眾人一陣淫笑,反正中國人天生就愛看 熱鬧,幸災樂禍一番。 終於升堂了,當縣太爺傳苦主上堂時,眾人屏息以待,只見阿牛的屍首一跳一跳 的跳進大堂,眾人膽大的也嚇的目瞪口呆,膽小的當場暈倒,使得縣城裡的道士大發 利市,各道觀排隊等收驚的人,都排到城門外了。 縣太爺終於判案了,刁師爺主謀殺人,和一干兇手判斬刑,秋後執行,田剝皮縱 容屬下知情不報判監十年,另賠償苦主白銀千兩,縣老爺前次問案不明荒唐誤判引疚 辭職。 這案子結束後,張寶仍趕著阿牛屍體回老家慶豐村,婉兒和二狗子一旁陪同,張 寶告訴婉兒二人,回去見到阿牛的娘後,千萬別說實話以免她受不了刺激,要改口說 阿牛是工作不慎摔死的,而田小姐與阿牛曾私定終身,這白銀千兩是田府給的撫卹金 。二人含淚點頭。當一行人回到慶豐村後,阿牛的母親撫屍痛哭哀痛欲覺,幾度昏厥 過去,等一些日子後心情平靜了後,才跟張寶商量,阿牛既已遭不幸,自己又是守寡 之人,沒裡由要這沒過們的媳婦也守一輩子寡啊!張寶也覺這樣太慘忍了,幾經討論 ,終於決定要二狗子向婉兒求婚,將來頭一個男孩過繼給阿牛,這樣阿牛的母親也有 人照顧,阿牛也算有後,豈不是兩全其美,兩人詢問婉兒意見,婉兒初時不答應,末 後終於首肯,但要為阿牛服喪一年後再說。 夏盡秋來,滿山飄滿了落葉,景相好不淒涼,忽然慶豐村外傳來一陣搖鈴聲,耳 尖的張寶一聽就知道是趕屍的聲音,正在嘆息又有人客死異鄉了,村中之人圍在村口 焦急的想知道是那家又發生不幸,鈴聲由遠而近,張寶一眼認出趕屍的是鄰村的旺叔 ,大伙舒了一口氣,還好不是本村的人,但還是好奇的想知道是那個倒霉鬼!等旺叔 和所趕的屍體走近時,張寶眼睛一大說道:「是他!」,二狗子冷笑的說:「你也會 有今天!」,一個婦人說道:「喔!是鄰村刁老頭的長子啦!咦!他不是在縣城發財 嗎?怎麼這會翹辮子啦?」……(劇終)

Email: harrsion66@ao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