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什干屠城──就在這裹,中國人受到詛咒﹗~~柏楊

──原載一九八七•九•一•香港《九十年代雜誌》 台北《南方雜誌》  

不知道多少萬年之前,中國人的始祖在黃河流域遂漸定居下來,他 們像太陽的輻射線一樣,發出無限光芒。歷史上從來沒有像漢民族這樣 一個血統文化單一的民族,能夠維持這麼長久的活力,一直到紀元第八 世紀。  

第八世紀,是中國人的轉捩點,唐王朝政府正以無比雄厚的威力, 派出龐大兵團,向首都長安西北,航空距離三千五百公里外的中亞細 進發,第一個目標就是塔什干城。  

塔什干城,史書上稱為「石國」,一個富庶、和平、友善的國家, 將近兩千年之久沒有戰爭。當他們的國王尤金斯聽到中國友誼的手正向 他們伸出時,他充滿了興奮。因為,祖宗流傳下來的傳奇故事中,曾經 說過﹕遙遠東方有個中國,是一個萬人尊敬的禮義之邦,仁愛、忠孝、 信義、愛好和平,聞名於世,是塔什干城人民響往的流奶與蜜之地。 尤金斯國王命全國休假三天,作一次徹底清掃,然後分別製造花車,釀 造美酒,他們將為世界上最文明國家的武裝部隊,舉行一次嘉年華會, 和一次通宵達旦的狂歡舞會,表示由衷的尊敬。全城最美麗的女郎將在 舞會上出現,瑪琳娜皇后將作中國友誼之軍總司令官高仙芝將軍的舞伴。 高仙芝將軍的英勇事跡流傳國際,塔什干城人民都以能瞻仰這位蓋世英 雄為榮。

這件事情,發生在七五○年。

  斥候官不斷的報告中國友誼之軍遂漸接近的消息,塔什干城的歡樂 氣氛,已如火如荼,鼓聲和號角,交雜著嗩吶,和中亞細亞特有的胡笳, 聲滿四野。然而,沒有人知道一個空前的大悲劇就要發生。

   高仙芝將軍接受的訓令是﹕一直向西挺進,重開七百年前的絲路, 把中國國土,以及中國儒家學派聖人的教化,推展到地中海,但是, 高芝仙將軍莊嚴的面具下,想到的卻是塔什干城的財富和美女。一 份呈送到他桌上的資料,報告他說﹕「元帥,你如果得到塔什干城 的財富和美女,就等於征服全世界,你榮耀的大旗,將從塔什干城 一路插到你的故鄉朝鮮半島。

  所以,當高仙芝將軍接受尤金斯國王使節晉見,發現尤金斯國 王的虔敬心意時,十分吃驚,如果高仙芝將軍有人性的話,他會為 自己的卑鄙念頭,感到慚愧,但高仙芝將軍利欲薰心,因之他的反 應卻是暗中嗤笑﹕塔什干城君臣人民,竟是一群白痴。

  中國遠征兵團士卒在遊行花車兩側夾隊進城,馳入預先準備好 的營房,並且立即參與歡宴。高仙芝將軍則被迎接到金鑾寶殿,晉 見尤金斯國王和瑪琳娜皇后。在中國皇后永遠封閉在深宮之中,從 來不跟世人見面,瑪琳娜皇后的出現對中國人來說,是一種震撼, 但震撼力最大的還是她高貴氣質和絕世美麗。高仙芝將軍眼睛忽然 一亮,如同看到一顆明珠,以至在整個讌會上他貪婪的眼睛一直盯 住她,在她身上燃燒慾火。

  「大帥」他的副司令官封常清提醒他,「你應該跟國王談話, 一個來自上國的將軍不應該只看皇后。」

  高仙芝將軍回答說﹕「我的軍隊可以彌補我的失禮。」

  但是,高仙芝將軍仍然站起來向尤金斯國王舉杯致詞﹕保證中 塔兩國友誼萬古常青,保證中國誓死遵守盟約──假如尤金斯國王 願跟中國結盟的話,中國將永遠尊重尤金斯國主權獨立,永不干涉 塔什干城的內政,直到海枯石爛。尤金斯國王顯然忽略了高仙芝將 軍對瑪琳娜皇后的表情,因而誠心誠意的跟中國簽訂盟約,他跟高 仙芝將軍同時把牲畜的血 到嘴唇上,全城人民為萬世和平歡呼祝 賀。

  傍晚,狂歡舞會在一片歡呼聲中進行,高仙芝將軍擁抱柔若無 骨的瑪琳娜皇后起舞,一種慾望在高仙芝將軍血液裡沸騰,他幾乎 不能等待,但礙於將軍的威儀,所以他計劃把美麗的皇后留到深夜﹔ 除了美麗的皇后,他耳旁還不斷聽到叮噹作響的金幣聲音﹔而恆羅 斯城──二十世紀的奧立阿塔,就在更遠的西方向他招手。根據間 諜的報告說﹕恆羅斯城已向黑衣大食帝國求救,希望高仙芝將軍迅 速趕往,要在大食軍抵達之前,奪取那個當時西方最大的城池。一 種萬事順暢,勝利在握的驕狂,化做躊躇志盈,對自己十分滿意的 笑容,然後,剎那間,高仙芝將軍下令結束舞會,但他不准瑪琳娜 皇后離開,他緊握著瑪琳娜皇后的手,一面嚮尤金斯國王致謝他的 招待,一面提出要求﹕

  「陛下,」高仙芝將軍微微一鞠躬,「為了貫徹打擊惡魔行動 的全盤勝利,和中塔兩國永恆友誼,從現在開始,皇后暫時歸我保 護,貴國所有女子也暫時歸時歸我的部屬保護,男人編入我們的戰 斗序列﹔因為我們絕不充許感情的包袱妨害我們偉大神聖事業的完 成,所以對你們所有的兒童,我們將作更妥善的安排,好把絆腳石 化成前進的動力。等到勝利之後,我保證,我們會第一優先考慮使 塔什干復國。謝謝你的合作﹗」

  縱是一個霹靂打到腳下,也不會使尤金斯國王如此震驚,他手 中的酒杯掉到地上,發出清脆的響聲,敲碎了天真善良的心,但也 敲出一聲喪鐘,尤金斯國王還沒有來得及申訴,高仙芝將軍已經認 定跌碎酒杯顯然是發出反抗的信號。他說﹕

  「我遺憾你使用暴力,遺憾你破壞剛剛締結、墨跡未乾的盟約, 你會看到你吞下承諾的後果。」

  於是,高仙芝將軍下令屠城。

  縱然是魔鬼,都不能相信情勢會突然惡化到這種程度,可是, 史書上卻如此記載。先從舞會下手的中國遠征兵團士卒,對剛纔還 向他們獻花,接受他們擁抱的年輕女子,發動突擊﹔一般血腥風暴 涌到街頭,涌到每一個溫暖的家庭,全城一片哭號,男人身首異處, 兒童被拋到半空,然後用矛尖承接。措手不及的尤金斯跪在高仙芝 將軍面前懇求﹕他願投降,他願接受任何亡國條件,他願用一死保 證執行這些條件,只求停止對兒童的殺戮。高仙芝將軍一腳把尤金 斯國王踢倒,衛士們一涌而上,舉起鋼刀,瑪琳娜皇后驚恐的撲上 去保護她的丈夫,但被高仙芝將軍猛烈的拖開,吩咐衛士﹕

  「逮捕國王,不要殺他,我要帶他到長安獻俘。把皇后送到 大營,如果她有一根頭髮受到傷害,你們就死。」

  驚恐戰悚和悲痛眼淚齊涌的瑪琳娜皇后,在士兵挾持下,登上 軟轎,她為暫時保住性命的丈夫松一口氣,但是當她穿過剛纔還是 載歌載舞的街道時,卻目睹血腥撲鼻,滿地都是兒童的屍體,或奮 起格鬥而被殺戮的塔什干人殘骸,以及將死的人的淒厲呻吟。遠處, 就是被集中在一起的全城婦女,她們還穿著嘉年華會多采多姿的舞 衣,現在卻陷於絕望的哀聲呼號。瑪琳娜皇后收起眼淚,她發現除 了接受惡魔高仙芝將軍的蹂躪外,她已沒有第二個選擇。而她的臣 民,以及塔什干城,卻再也不能復活﹗突然,一星點兒時的記憶在 心底浮出,她來自巴爾喀什湖之北的一個名叫曼克隆的奇異部落, 是個以恩怨分明著稱的正義之族,祖傳一種誓不寬恕的詛咒,瑪琳 娜皇后善良寬厚的心,從小就反對復仇,因為她不相信人與人之間 有非復不可的仇。

  傷心的瑪琳娜皇后經過阿洛依寺,那是曼克隆部落為他們出嫁 的女兒瑪琳娜所建的善惡之神的廟宇,一座印度式的七層寶塔── 阿洛依塔,矗立在後院,瑪琳娜皇后注視著它,然後,莊嚴的吩咐 衛士﹕「我要向神靈祈福﹗」沒有人能反抗美麗的皇后的要求,即 令她已失去了權勢。於是,瑪琳娜皇后跨下軟轎,奔向阿洛依塔, 像閃電一樣,她闖進塔門,迅速轉身把塔門從內部關閉。

  一匹快馬奔向皇宮,高仙芝將軍正坐金鑾寶殿上清點搶劫到手 的金銀財寶。

  「報告大帥,我們阻攔不住,皇后逃進高塔﹗」

  高仙芝將軍從座位上跳起來,一支短矛隨手擲出,恰恰透穿那 個報信的騎兵衛士的前胸,作為他第一個透露惡耗的回報。然後高 仙芝將軍上馬出宮,當他站在阿洛依塔下時,瑪琳娜皇后已在塔頂 小門出現,高空氣流拂動她寬大的衣袖和裙擺,正像一尊女神彫像。

  「皇后陛下,」高仙芝將軍喚,「請你下來,我保證答應你的 要求。」

  沒有回答,只有一聲長嘯,發自塔頂的那個女神彫像口中,像 鐮刀一樣,刈平世間所有的聲音,只除了她要說的話。她伸展雙臂, 仰頭向天,呼喊﹕「阿洛依神,聽我詛咒﹗」

  「陛下﹗」高仙芝將軍忽然間驚覺到他正面對另一個世界,他 那被狂傲和貪欲攪昏了的頭腦,稍稍平靜,他想起所聽說過關於曼 克隆族的傳說。

  「皇后是哪裹人﹖」他問。

  副司令官封常清回答﹕「曼克隆部落﹗」

  「果然,」高仙芝將軍下令,「射死她,射死她的有重賞﹗」

  箭如雨下,但都在瑪琳娜皇后面前落下,她四週已經形成一個 詛咒磁力場。

  「我詛咒,」瑪琳娜皇后呼喊﹕

  「我詛咒﹕塔什干城的血一定要中國人償還,塔什干人受的屈 辱、劫難,將原封不動加到中國人身上。我詛咒你們行為粗野、心 靈敗壞,你們最大的喜悅就是看到自己中國人身遭不幸。你們世代 相傳的德行徽章,將被踐踏在地,用腳踩碎。

  「我詛咒﹕詛咒中國從一個充滿活力的國度,化成一個龐大的泥 濘沼澤,中國人就深陷這個泥沼之中,扭曲、變形、神智不清。我詛 咒你們中國人將一直緬懷過去光榮,但你們被鄰國尊重的盛世,從此 絕跡。我,曼克隆族的女兒,詛咒你們中國人失神落魄、目光獃滯, 會被冷箭射死。溫暖的井枯竭,和照的風停止,而你們得不到救贖。

  「我詛咒﹔詛咒你們中國人永不停息的互相殺戮,左手是右手的 仇人,右手要砍斷左手,你們的怨毒會蔓延到你們民族發源地母河, 使它黃沙滾滾,不斷的氾濫,但你們的怨毒只會對自己人,在外國人 的面前,你們不過一隻可憐的蟲豸。

  「我詛咒﹕善惡分明的阿洛依神啊,垂聽,你要使中國人是非不 分,黑白顛倒,猶如白晝和黑夜相反。中國人聽不懂什麼是天上韶音, 而只知道咆哮。我詛咒,你們中國男子無福消受女子的溫柔,你們新 生的嬰兒會被烙上死亡烙印,自家門牆將洒上自己嬰兒的血。

  「我詛咒,詛咒你們中國人的榮華富貴,像沙漠中的水珠,轉眼 蒸發﹔中國人的豐功偉績,只是一堆沙磧,很快地被自己的腳踏平。 阿洛依神啊,你要使苦難緊緊抓住中國人,使他們每走幾步都要跌倒, 站起來再走,再走幾步再次跌倒,永遠如此。任由戰爭、飢饉、天災、 昏庸、貪污、怯懦宰割,你們不懂得呻吟,也不敢呻吟。中國人找不 到自己的靈魂,像在湍急的溪流,照不見自己的影像。」

  高仙芝將軍臉色蒼白,他緊急集合強弩,那是一種機械性發射的巨 弓,可以一次發射十箭,一百架強弩瞄準嬌弱的瑪琳娜皇后,可是巨箭 一進入詛咒磁力場,箭杆就發出火星,而且化成萬條火炬,像彗星的尾 巴一樣,在阿洛依塔兩旁,升入天空,消失得無影無蹤。於是高仙芝將 軍想到了火,霎時間他知道他應該怎麼辦,下令聚集高達兩層樓的木柴, 縱火燒塔。

  「瑪琳娜皇后,」高仙芝將軍叫,「你已經瘋了,你麼做不到。」

「我當然做得到,我們的阿洛依神,以眼還眼,以牙還牙﹗」

     高仙芝將軍下令在烈火上燒油。

  「中國人的好運已經結束,」瑪琳娜皇后說,「仍活在世上的中國 娘親,將永遠哀哭你們兒子的喪生﹗」

  「我不久就西征恆羅斯國,我的大軍將消滅黑衣大食,中國西疆將 擴張到地中海,沒有人能抵擋得住,你的戲法白費唇舌﹗」

  轉瞬間竄升的火焰沖破黑暗的天空,像血紅巨舌一樣,舐到寶塔的 頂層屋檐,瑪琳娜皇后已被火舌鎖住,她知道已經沒有時間。

  「我詛咒﹕中國西方邊界永遠不能越過蔥嶺,你的大軍將在恆羅斯 城下慘敗,在塔什干城殺人的兇手,將在恆羅斯城下,用血償還。」

  一聲巨響,阿洛依塔從中間裂開,而瑪琳娜皇后仍在厲聲高叫﹕

  「我詛咒﹕你這個豺狼,高仙芝將軍,你將被你效忠的政府斬首, 猶如我們被敬愛信任的朋友出賣﹗」

  阿洛依塔崩塌,瑪琳娜皇后葬身火窟,中國遠征兵團士卒呆在那裹, 手足失措,鴉雀無聲,瑪琳娜皇后的詛咒每個人都聽得清楚,都認為他 們遇到了惡運,這是不祥之兆﹗高仙芝將軍面無表情,沈默的走回大營, 他下令全軍不准傳播,違令的處死。

  史書記載,塔什干屠城的第二年(七五一年),高仙芝將軍率中國 遠征兵團及外籍兵團,西進七百里,抵達恆羅斯城﹔外籍兵團叛變,跟 黑衣大食援軍,發動夾擊,中國遠征兵團大敗,只剩下數千人,包括高 仙芝將軍在內,向東方撤退。

  當他們撤退到塔什干城時,恐怖抓住殘兵敗將,恆羅斯城潰敗的詛 咒應驗了,高仙芝將軍在已成一堆焦土的阿洛依塔前站定,擺上香火祭 品,高仙芝將軍跪下,流下哀求的眼,淚他舉起香火,詢問﹕

  「皇后陛下,你加到中國人身上的詛咒,什麼時侯可以解除﹖」

  沒有回答,高仙芝將軍再度焚香,香煙裊裊上昇,升到大約當被塔 頂的高度,士卒們聽到一種似乎來自天際的音,樂彷是瑪琳娜皇后的聲 音,那聲音跟當被大不一樣,十分柔和安寧﹕

  「它永遠不會解除,
除非中國人醒悟到自己受到詛咒。」

  瑪琳娜皇后的聲音消失,香煙迅速的四散。一群土狼環繞著城垣哀 嚎,這種只有夜晚才出動覓取腐尸狂嚎的野獸,每一聲哀嚎都使遠征兵 團殘餘士卒打一個冷顫。

  瑪琳娜皇后詛咒後的第五年,七五五,范陽軍區總司令官(范陽節 度使)安祿山將軍叛變,攻擊潼關﹔高仙芝將軍奉命前往阻截,宦官邊 令誠誣陷高仙芝將軍謀反,高仙芝將軍遂被斬首。

  追隨高仙芝將軍的遠征兵團士卒,早已死盡,瑪琳娜皇后的詛咒也 再沒有人記得,更沒有人提及。這場歷史公案,就這樣淹沒。

  
直到今天。

一九八七年•八•一

返回政論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