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hosted by Angelfire.com: Build your free website today!

四、諸子散文

leaves.gif (3846 bytes)諸子散文的發展,大致可以分為三個階段。

第一個階段是春秋末年和戰國初期,以論語老子墨子

為代表作。第二個階段是戰國中葉,以孟子莊子為代表作。第三個階段是戰國末期,以荀子韓非子為代表作。春秋戰國上承夏、商、周三代的文化,源遠流長,內涵深厚,奠下諸子學說的基礎。

春秋戰國時代,由於戰爭劇烈,貴族淪為平民。他們為了糊口,只得以本身的知識廣授門徒,於是私人講學之風大盛。例如孔子講學。

凡是對中國傳統文化稍有了解的人,都不會不知道 《四書》。它是《論語》、《孟子》、《大學》、《中庸》四部著作的總稱。其中,《論語》、《孟子》分別是孔子、孟子及其學生的言論集,《大學》、《中庸》則是《禮記》中的兩篇。首次把它們編在一起的 是南宋著名學者朱熹。不過,在朱熹之前的程顥程頤兄弟已己大力提倡這幾部書了。他們認為,《大學》是孔子講授“初學入德之 門”的要籍,經孔子的學生曾參整理成文;《中庸》是“孔門傳授 心法”之書,是孔子的孫子子思“筆之子書,以授孟子”的。這兩部書與《論語》、《孟子》一起表達了儒學的基本思想體系,是研治儒學最重要的文獻。正是根據這樣的觀點,朱熹把《論語》、 《孟子》、《大學》、《中庸》這四部書編在一起。因為它們分別出於早期儒家的四位代表性人物孔子、曾參、子思、孟子,所以稱為 “四子書”,簡稱即為“四書”。朱熹分別為這四部書作了注釋,其中,《大學》、《中庸》的注釋稱為“章句”,《論語》、《孟子》的注 釋因為引用他人的說法較多,所以稱為“集注”。值得注意的是, 朱熹所編定的《四書》次序本來是《大學》、《論語》、《孟子》、 《中庸》,是按照由淺入深進修的順序排列的。後人因為《大學》、 《中庸》的篇幅較短,為了刻寫出版的方便,而把《中庸》提到 《論語》之前,成了現在通行的《大學》、《中庸》,《論語》、《孟 子》順序。

  由於朱熹注釋的《四書》既融會了前人的學說,又有他自己的獨特見解,切於世用;又由於以程顥、程頤兄弟和朱熹為代表 的“程朱理學”地位的日益上升,所以,朱熹死後,朝廷便將他 所編定注釋的《四書》審定為官書,從此盛行起來,到元代延佑年間(1314--1320)恢復科舉考試,正式把出題范圍限制在朱注《四書》之內,明、清沿襲而衍出“八股文”考試制度,題目也都是在朱注《四書》芋C由於這些因素,使《四書》不僅成為了儒學的重要經典,而且也成了每個讀書人的必讀書,成了直到 近代全國統一的標準的小學教科書。所以,有人把《四書》與西方的《聖經》相比,認為它是東方的“聖經”。事實上,無論就其流傳的廣泛,還是就其對於中國人人格心理鑄造影響的深刻來看,這種比擬都是一點也不為過的。

論語

leaves.gif (3846 bytes)論語就是孔子的論和語,論就是議論,語就是告知,使人有所覺悟。過去把周秦時的散文,分為記事與記言,論語就當然是記言的了。但是其中第十篇鄉党篇是記載孔子的生活情況和行動風貌,那就是記事了。

論語大多是孔子回答弟子們的提問後所作的記錄,有一部分沒有問,就是記下孔子的言論,有一部分是回答諸侯國君、卿大夫和各方人士的問題,還有大約十分之一的篇幅是孔子弟子回答別人的言論。

論語一書的主要內容,就是仁義道德。這也是孔子學說的核心,儒家學派的主導思想。書中從各個角度來論述仁義道德,從個人的思想修養、為人處世到國家社會的治理。它涉及社會生活的諸多方面,還有歷史上重大事件和人物的評論。他們那時不分學科,不排課程,各人發揚自己所長,因材施教,提諵偵繵暋D就講什麼問題。所以論語一書的內容是很廣泛的。

孔子名句

leaves.gif (3846 bytes)學而時習之

孔子名言。語出《論語·學而》:子曰:學而時習之,不亦說(悅)乎?王肅注:誦習以時,學無廢業,所以為悅。

王釋為一義,似專指誦讀。但孔子教人學六藝,包括禮、樂、射、御、書、數,誦習僅是一端(見劉寶楠《論語正義》)。皇侃疏時習說:凡學有三時。一指年歲,二指季節,三指晨夕。近人蔣伯潛認為學是知新,習是溫故(《十三經概論》)。

leaves.gif (3846 bytes)敏于事而慎于言

孔子名言。語出《論語·學而》:子曰:君子食無求飽,居無求安,敏于事而慎于言。又《論語·里仁》:君子欲訥于言而敏于行。義相同。意為做事勤奮敏捷,說話卻謹慎。朱熹注:敏于事者,勉其所不足。慎于言者,不敢盡其所有余也。(《論語集注》)又釋:事難行,故要敏;言易出,故要謹。(《朱子語類》卷第二十二)另外在《l韙l·子道》、《韓詩外傳》、《說苑·雜言》等篇都有孔子語子路慎言不嘩的記載。

leaves.gif (3846 bytes)學而不思則罔,思而不學則殆

孔子名言。語出《論語·為政》:子曰:學而不思則罔,思而不學則殆。

,迷惘。鄭玄注:罔,猶罔罔無知貌。有兩義:一為危殆,疑不能定。一為疲殆,精神疲怠無所得。當從前解。此句可与溫故而知新章合參。近人楊樹達注:溫故而不能知新者,學而不思也,不溫故而欲知新者,思而不學也。(《論語疏証》)孔子首倡學思并重,對孔門弟子有很深影響。如子夏言博學近思,《中庸》言博學慎思,都認為學思不可偏廢。

leaves.gif (3846 bytes)人而無信不知其可也

孔子名言。語出《論語·為政》子曰:人而無信,不知其可也。’’鄭玄注:不知可者,言不可行也。孔安國注:言人而不信,其余終無可。朱熹說:人面無真實誠心,則所言皆妄。(《朱子語類》卷二四)近人蔣伯潛區分信有二義:說話必須真實;說了話必須能踐言。(《語譯廣解》)孔子及后儒极重信,言忠信,行篤敬(《論語·衛靈公》)是孔門的處世原則。

leaves.gif (3846 bytes)訥于言而敏于行

孔子名言。語出《論語·里仁》:子曰:君子欲訥于言而敏于行。包咸注:訥,遲鈍也。言欲遲而行欲疾。朱熹引謝良佐注曰:放言易,故欲訥;力行難,故欲敏。《論語》中尚有許多同義之句:慎言其余,則寡悔(《為政》)、古者言之不出,恥躬之不逮也(《里仁》)、君子恥其言而過其行(《憲問》)等,均可反映孔子一以貫之之重行慎言思想。參見敏于事而慎于言

leaves.gif (3846 bytes)德不孤,必有鄰

孔子名言。語出《論語·里仁》:子曰:德不孤,必有鄰。

孟子

leaves.gif (3846 bytes)孟子(約元前370-約元前289),名軻,字子輿,戰國中期鄒(今山東省鄒縣)人。他受業於子思(孔子之孫)的門人,是繼孔子之後的儒家大師。後人以孔子為「至聖」,故稱孟子為「亞聖」。

孟子壯年時,曾率領門人游說魏、齊、勝、魯等國,以求實現其政治理想,但他的主張不合當時統治者的要求,所以得不到國君的採納。於是他退而授徒講學,與弟子萬章等人「序詩、書,述仲尼之意,作孟子七篇。」(史記も孟子荀卿列傳)。

孟子繼承孔子的「仁者愛人」學說,提出「性善論」。他認為「人皆有不忍人之心」,不忍看見他人受苦,這便是人性本善的根據,人天生而有側隱之心、羞惡之心、辭讓之心、是非之心,稱為「四端」。孟子雖然相信人性本善,但仍十分重視後天修養和教育的重要作用,所以強調培養「四端」,發展仁、義、禮、智四種德行,最終要成為聖人。

孟子一書,共有七篇,是孟子晚年與弟子共同編纂的,基本上是一部語錄體的著作。但是,和早期的語錄體著作論語比較,無論篇章結構,還是言辭文采,孟子文章都顯得更完整、更生動、更有文學色彩。其文學特色有:

け)感情強烈,辭鋒銳利-

孟子性格剛直,充滿自信,即使對國君也傲岸不屈,一

言不合,立加反駁,絲毫不假

色,理直氣壯,先聲奪人。例如,「孟子見梁惠王,王

曰:『叟,不遠千里而來,亦將有以利吾國乎?』孟子對

曰:『王何必利?亦有仁義而已矣!』」他又批評梁襄王:

「望之不似人君。」在學術上,孟子視儒家以外的各派

為異端,其批評更見尖銳,言辭激烈,毫不客氣。因此

孟子散文的議論,行文用語,顯得辭鋒銳利,毫無忌

憚,具有很強的鼓動力量。

げ)善用排偶,氣勢雄渾-

孟子文中經常運用排比和對偶,

例如孟子批評梁惠王好利:

 

“王何必曰利?亦有仁義而已矣。”

“王曰:『何以利吾國?』大夫曰:『何以利吾家?』

士庶人曰:『何以利吾身?』上下交征利,而國危矣!

萬乘之國弒其君者,必千乘之家﹔千乘之國,弒其君者,必百乘之家。萬取千焉,千取百焉,不為不多矣﹔苟為義而先利,不奪不饜。”

這類文字句式整齊,音調鏗鏘。讀來一氣呵成,跌盪致。在修辭方面,排比之中,兼有層遞的手法,更見修辭技巧高妙卓越。所以孟子文章流露出雄渾奔放的氣勢,給人一種波瀾壯闊的感覺。

こ)善設機巧,引人入伏-

孟子與人辯論,往往欲擒先縱,以一問一答的方式引人

步步深入討論,最後落在圈套之中,無法自圓其說;而

孟子則尖銳有力地指出對方的弱點,使對方無話可說。

孟子文章,生動潑辣之中,又流露出愛憎分明的感情,而且善用虛詞,多用排比、對偶,句式靈巧多變,文字清暢流利,奔放豪邁,在先秦文學中,成就很高。

莊子

leaves.gif (3846 bytes)莊子在創作方法上是浪漫主意的,自稱滿紙「謬悠之說,荒唐之言,無端崖之辭」。莊子的文章感情奔放,想像奇特,誇張大膽,筆力縱橫自如。由於莊子善用譬喻,多用神話和寓言故事,再加上結構上的大開大合,因而形成獨有的汪洋恣肆、詭奇炫麗的風格。

 

莊子的文章極少抽象的議論,它往往寓觀點於寓言故事之中,將思辨和形象高度結合。例如庖丁解牛通篇講解牛,實際上是以牛體比喻複雜的社會,以解牛比喻處世,形象地說明了「以無厚入有間」的處世哲學。至於逍遙遊的前半部更是由幾個寓言故事組成,以闡明作矷u萬物皆有所待」的思想。

莊子中有不少「重言」。重言是引證一些歷史故事和古人的言論以喻明事理,加強說服力。然而,這些重言大都攙雜虛構,半真半假;有些甚至隨意編造。例如逍遙遊中「堯讓天下於許由」一節就運用了「重言為真」的手法。不過,堯讓天下即使真有其事,但堯和許由的對答,則明顯出於莊子的虛構,而其目的則在於表明「神人無功」、「聖人無名」的中心思想。

莊子的文章還富有幽默和諷刺。例如則陽篇諷刺當時諸侯的互相攻戰,說他們煞有介事地廝殺,掠國、侵地,實際上就好像爭蝸角一樣渺小而可笑可悲。

書是富有詩意的,而這詩風引起莊書與讀者的交談。詩趣的特徵在於文意與文體相含蓄,上文與下文相照應,前義與後意相對,讀者與作者相交錯,由是全文全書一直向將來進展,沒有止息,沒有完結。約言之,這種多方多元的相纏絡,使讀者進入詩意的世界,與那種文章的詩境合而為一,成為自纏、自化、自創的運動。這就是詩意境界。

莊子一書,初讀時未免有些艱苦,但把字義和意思了解之後,反覆熟讀,自然會感到這樣的散文,真是機趣橫生,使人產生一份驚喜。

而莊書影響中國文學既宏且遠。不關涉莊書,我們幾乎無法了解中國文學。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