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hosted by Angelfire.com: Build your free website today!

二、<<詩經>>

序:

leaves.gif (3846 bytes)中國古代詩歌發展的過程,很清楚地說明了一個事實,即歷代的音樂都來自民間,詩歌的起源是和音樂分不開的,它的發展也往往是和音樂分不開的。我國最早的一部詩歌總集稱為詩經,所收的作品上至西周初年(公元前十一世紀),下至編輯成書的春秋中期(前六世紀)前後經歷的五百年。保存到現在的作品有二百零五篇,大部分是各地的民歌,一小部分是貴族作品。<<詩經>>原來稱<<詩>>或「詩三百」,到戰國時期莊子(約前三六九年至約前二八六年)的著作中才記載<<詩>>是儒家「六經」之一。

 

(一) 采風和獻詩

leaves.gif (3846 bytes)西周和春秋時代在我國古代發展史上,處於封建領主制即封建農奴制階段。周天子統一天下,是當時最高的土地支配者,授土授民,層遞分封,和諸候、卿、大夫各級領主以及無封地的士構成了流治階級,統治廣大的農奴和奴隸。而當時的農奴和奴隸生活困苦,負擔繁重的徭役。「飢者歌其食,勞者歌其事」,音樂也成了他們進行鬥爭的一種武器。此外,他們也用音樂詩歌反映自己的其他方面的生活思想和感情。而貴族則利用音樂詩歌來歌頌統治階級的功德,企圖加強統治。<<詩經>>皈音樂沒有流傳下來,但從和音和相配合的歌詞中,也可以看出音樂的不同的階級屬性。

古代相傳,西周王朝為了了解社會狀況,已經有采詩獻詩的活動。當時的音樂和文學都達到相當高的成就。罔王室和各諸候國的樂師不斷地搜集並整理各地的文間音樂和詩歌,當中經東周遷都(前七七零年),進入春秋時期,社會日益動盪,但這項事業並未中斷。大慨各國所搜集的作品,除了在當地保存采用外,也送給周王室,由王室樂官保管整理並演湊,成為周樂的主要來源。

<<詩經>>中的<<頌>>都是對貴族歌頌功德的作品,<大、小雅>中也有一些歌功德或諷諫規勸的作品,而且還有留下作者的名字的。這些都是公卿烈士奉獻或寫作的詩。

<<詩經>>中的作品分為<風>、<雅>、<頌>三大類。

<風>也稱<國風>,包括周南、召南(南至江漢流域)、邶、衛、鄘、王(今洛陽地區)、鄭、檜、齊、魏、唐(普)、秦、豳、陳、曹等十五個地區和國家的詩。<雅>分為<大雅>、<小雅>。<頌>分為<周頌>、<魯頌>和<商頌>。作品生產的地區,分佈在黃河流域的陝西、山西、河南、山東、河北和長江流域的湖北北部。就作品生產的時間說,大體上可以這樣排例,即<周頌>、<大雅>、<小雅>、<商頌>、<魯頌>和<國風>。但各類詩篇的時代又是交叉的。

 

 

(二) 《詩經》的音樂藝術

leaves.gif (3846 bytes)孔子「師摯 ( 大師摯 ) 之始,〈關雎〉(《詩經》第一篇之「亂」(在樂曲中是指樂曲末章合奏的高潮部份)洋洋乎盈耳哉! 太師摯指揮的演奏的開頭,〈關 雎〉篇末尾的合奏,聲音宏大,充滿了人們的耳朵。這幾句詩論反映出《詩經》在音樂上的成就。

〈風〉,〈雅〉,〈頌〉的區別,主要在音樂方面,其次在內容方面。

〈風〉是地區具看地方與特點的樂歌,多半是民間歌謠,也有些是貴族作品。

〈雅〉大部份是貴族作品,用的都是西周都城鎬京 (在今西安市西) 一帶的樂調,〈小雅〉中有小部份民間歌謠。

〈頌〉是宋朝裡貴放祭祖的樂歌,具有肅穆神秘的特點,這三類的區別還是很清楚的。

有人看到〈大、小雅〉中有讚美祖先的詩歌,便認為〈雅〉中也〈頌〉,這是由於只考慮內容而忽略音樂的緣故。〈小雅〉中還有些民間歌謠,而〈國風〉中也有些貴族作品,同樣也不能說〈雅〉中有〈風〉中有〈雅〉。

《詩經》的音樂成就主要是勞動人民的貢獻,專業的藝術人、音樂家在加工提高方面也就起了作用。當時的樂譜雖然沒有流傳下來,但從歌詞的形式和內容上也可以推想樂曲的結構和情調。楊蔭成先生把各篇的曲式歸納成十種:

(1) 一個曲調重複。

(2) 一個曲調後面用副歌重複。

(3) 一個曲調的前面用副歌重複。

(4) 一個曲調重複,最後一章採用「換頭」的方 式。

(5) 一個曲調重複,前面有引子。

(6) 一個曲調重複,後面有尾聲。

(7) 兩個曲調,各自重複,聯成一個歌曲。

(8) 兩個曲調交替運用,聯成一個歌曲。

(9) 兩個曲調不規則地重複,聯成一個歌曲。

(10) 一個曲調重複,前有引子,後有尾聲。

由這種分析可以說明《詩經》中豐富多采的曲式。

(三) 《詩經》的文學成就

leaves.gif (3846 bytes)《詩經》的歌詞,三〈頌〉滯澀沉悶,反映了音樂的舒緩單調的特點。〈周頌〉中有一部份詩不押韻,大慨是朗頌的祝詞和銅器銘文相似。〈國風〉以〈大•小雅〉中有大部份歌詞都有它們的特點 :

け)歌詞與音樂密切結合。章句的重疊是為了適應樂曲的情緒和形式的要求,使聽「餘音繞樑」之感。

げ)歌詞本身就有節奏感。節奏感是由押韻,字音協調,文字簡練緊湊等條件所形成的。

こ)善於運用形象化的描寫方法。從現實生活中選擇題材,用「比」、「 興」和襯托的方法,繪聲繪色,使讀者易於理解,而且有強烈的藝術感染力。

朱喜說 : 「比者,以彼物比此物」﹔「興者,先言物以引起所吨岔耤v。如〈周南•桃夭〉: 「桃之夭夭,灼灼其華。之子可歸,宜其室家。」這是用在婚禮上的一首賀詞。用盛放的桃花比喻美麗的少女,而且說明婚禮是在桃花盛放的時候舉行的。用的是比的方法,〈關雎〉以成雙成對的水鳥引起對婚禮上新夫婦贊歌。用的是「興」的方法。

用親托的方法,是為先造成一種抒情的氣氛。如〈東山〉四章,每章開始的一段都是「我在東山,慆慆不歸。我來自東,零雨其濛。」 這種凄涼的情景親托出一個離家三年的士卒,結束了征戍生活。在濛濛細雨中踏上歸途以及到家後的哀怨心情。又如〈召南•殷其雷〉: 「殷其雷,在南山之陽。何斯遠斯,莫敢或遑。振振君子,歸哉歸哉 ! 」雷聲隆隆,風雨如晦,襯托出在家的婦女懷念遠人的驚恐不安的焦慮心情。

 

(四) 《詩經》的史料價值

leaves.gif (3846 bytes)《詩經》還反映了當時社會各方面的情況,諸如社會生活、階級鬥爭、典章制度、風俗習慣以及各階級、階層的精神面貌等。許多作品都是史詩,所提供的重要史料可以分為以下各類 :

記錄了周民族早期活動的歷史和傳說。如〈大雅•民生〉記敘了周族始祖姜嫄生育后稷的神話,以及后稷在農業上的貢獻等﹔〈大雅•綿〉 、〈魯頌•閟宮〉等記敘周族先公古公亶(太王)自豳遷岐的故事﹔〈文王〉等歌頌 姬昌(文王)準備滅商的事跡。這些資料就是司馬遷撰寫〈周本記〉的一部份主要根據。

反映了重歷史事件。如上面所說的〈周頌〉的〈酌〉、〈武〉等篇實即〈大武〉舞的樂章,歌頌周武王 滅商的事f。〈大雅•桑柔〉描寫的大慨是周厲王十六年(前八四二年)人民起義的情況。

反映了社會制度 , 如〈小雅•信南山〉保存了土地制度資料﹔〈周頌〉的〈臣工〉、〈噫嘻〉等記述了耕作制度﹔〈大雅〉的〈公劉〉、〈崧高〉等記述了賦稅制度﹔〈秦風•黃鳥〉記述了用活人殉葬的制度。

大量的民歌和一部份的貴族作品所表達的喜怒哀樂的感情,都可以考察當時的社會政治狀況。此外,還有些作品提供了自然科學資料,如〈大雅•雲漢〉描寫旱情說:「旱既大甚,滌滌山川」,研究者多認為是提周宣王末年發生的大旱災言。〈小雅•十月之交〉描寫地地震的情況說: 「百川沸騰,山豖崒崩。高岸為谷,深谷為陵。」同時發生日食。據研究者推算,這次地震發生在周幽王六年(前七七六年)九月六日。這是我國最早的有確實時間的地震記錄。

(五) 古代的詩經學

leaves.gif (3846 bytes)從春秋時期起,《詩》就在上層社會的政治和文化生活中, 起著重作用,同時開始被研究解說,賦予種種不同的意義。《左傳》襄公二十八年記載一個人的說話:「賦詩斷章,余取所求焉。」杜預注「譬如賦詩者,取其一章而已。」賦詩斷章,是當時貴族社會的一種風氣,取《詩經》中一篇詩的一章或一句,宛轉地表達自己的思想感情。他們正正逐漸地造成《詩經》的權威地位,同時也正在曲解《詩經》的內容。孔子整理過《詩經》,在教學時又把它列為六門主要課程之一。他說:「《詩》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無邪』。」認為作者的思想是純正的。這就是 《詩經》作了的結論,都是「溫柔敦厚」的作品。 孔門的弟子和以後的儒生就本著這種認識來解說《詩經》,於是產生了種種牽強附會的說法。但先秦時期的儒生以及其他解詩者的言論,流傳下來的都是零星的,沒有完整的專著。

 

漢代以後研治《詩經》的專著就多了起來。以下是一些具代表性的著作 :

西漢《毛詩故訓傳》(傳是對經文的解釋)。在西漢傳授詩經的有四家 : 齊詩,齊國人轅固傳﹔魯詩,魯國人申培傳﹔韓詩,燕國人韓嬰傳﹔毛詩,魯國人毛亨(毛萇)傳。四家詩所傳的經文有出入,解說分歧之處甚多。當時三家的盛行,令毛詩處於不重要地位。毛詩每篇之前有一段簡短的說明,稱為詩序。

東漢《毛詩傳箋》。毛詩盛行於東漢,又經大經學鄭玄為 「毛詩」作《箋》(闡發傳文的意義),更為學者所推崇,廣為傳播,其餘三家詩便趨衰微。鄭箋並未局限於毛傳,包括各家和鄭玄先生本人的見解,所以這本書可反映東漢詩經學的研究成果。

《毛詩正義》從魏晉以後,研究詩經者以毛傳鄭箋為主,但對於傳箋兩者的得失問題,多有議論。唐貞觀十六年 (六四二),孔穎達等奉命「因鄭箋為正義,乃論歸一定,無復歧途。」「融貫群言,包羅古義。」

南未朱熹撰《詩集傳》。宋代學者對小序及毛傳鄭箋作了一定的批判,提出了許多新見解,便詩經學取得了較大的進展。《詩隻傳》反映了當時研究成果。但他對〈周南〉、 〈召南〉中許多「男女相與歌永的作品,郤又被列為例外,仍然偏限在小序裡。在文字訓話方面,大部份繼成了毛鄭箋,對詩的評論也都是傳統的說教。清代有《詩經通論》、《毛時傳箋通釋》、《詩毛氏傳疏》等。康熙年間,姚際睄間m詩經通論》, 認為「漢人之失在於固,宋人之失在於妄」,意慾 「辨別前說,以從其是,出黜其非」,實即傾向傳箋的地位。其後在崇尚訓話考據學的風氣之下,馬瑞辰撰《詩毛氏傳箋通釋》,進一步對毛傳鄭箋加以發揮。至陳奐撰《詩毛氏傳疏》,認為讀詩不讀序,無本之教也﹔讀詩與序,而不讀傳,失守之學也。」於是「置箋而疏傳」,以「宗毛詩義」。這類著作在名物訓詁上取得了一定的成就,但對詩義的解釋卻落後於宋人。

其實,過去的詩經學不可能正確地揭示《詩經》的本來面目和偉大意義。我國解放以後,人們所學習的是馬克思列寧主義、毛澤東思想的理論,學握了更多的文獻和考古資料,批判地繼承了前人整理《詩經》的成果,對這份珍貴的文學遺產展開了科學的研究,己經取得了新的成就,將來還會取得更大的成就。

                                                                                                                                                  Back